第三百二十九章 挂单僧

右参政遇刺,这在本朝还是头遭!大批武装将开元寺为中心的地区围个水泄不通,并立即开始逐家搜索,查验非居民身份及入城路引。

后衙的朴心堂内,有人正给李硕修改胡须,里屋的床边,被紧急接来的行悟正在给赤着上身的李丹裹伤。

李丹左手侧窗下坐着蒋存理、卫橦,右手是伍宪哲和沈柚。这四位现在面对的可不是右参政了,李丹拿出了陕甘宁边巡抚的架势开始发号施令。

听说黄道教和城内商人有勾结,众人都面上失色。李丹告诉大家不要慌张,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让报社对外就宣称自己肋骨骨折不能移动,所以在布政司这里休养。

“城门关闭隔绝了内外的消息,不妨以此为由继续关着,同时就说搜索范围主要集中在鼓楼、布政司、开元寺周边,这样让作乱的人知道他们还有活动的余地。”

李丹任由行悟摆布着,一面和这四大员继续布置。

“沈大人悄悄调武安军一个游击,其中两个千总分别进驻大明宫和龙首原,其余在余家寨做后援。另,调一个千总从城外迂回,到小寨埋伏,等待出击信号。

调八百骑兵从驻地汉未央宫出发假意往咸阳,实际绕到涝店西边的临川寺等待出击信号。

武安军其余部队在北苑大营内进入全面戒备,新整编的陕甘教导团归巡抚衙门直接指挥,负责封堵东郊、灞桥方向,以及对南郭门的增援。”

李丹说完,抬头看了眼刚刚走进来的守备参将陆城远,笑道:“老陆,忙坏了吧?”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