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岳父的忠告

乾德殿里,赵拓戴上自己的眼镜(叆叇,近来他目力不济,特地让朱庆安排到吉利视商社制作的),仔细看着辽宁皇家银行印钞所为陕西印制的新钞票样和币样。

新钞最大票面为五十贯,飞龙水印,正面图案是承天门和汉字的“五十贯”字样,背面是农桑图和阿拉比亚文“50”字样,数字所在位置和边沿的夔云纹正反相对,票面采用黄色加彩棉的特种纸,深绿油墨由周边向中间的金黄渐变,中间还夹着数个祥云纹。

“精巧至极!”赵拓爱不释手:“这样的好东西拿来做钞票似乎太可惜!”

旁边的夏舒掩口:“陛下,李大人说就是要做精致了百姓才信用,才能够突出皇家银行与别家的不同气势来,那样伪劣钞自然就被挤出市场了。”

“妙啊!”赵拓拍着书案道:“不动声色就把所有旧钞击垮,大妙!”

“这次呈上来的票样一共一千五百版,李大人信里说请您收存于内库,这第一版的号码都属于开天辟地的,将来找都找不到,几十上百年后值钱着呢!他让您给子孙留着,将来贷款抵押、赏赐都可以用。”夏舒说着,想到自己家里的十版新钞,不禁嘴角微微翘起。

“这东西……纸而已,能这样值钱?”皇帝没想到。

“可不,如今在卉芳苑那边开了个钱币古董交易市场,一张完整的前宋真宗年间发行的一贯会子现今价值超过六十四贯哩!”

“一张纸六十四贯?”夏舒的话把皇帝着实吓到了:“为何如此?”

“陛下,那东西已经不是纸,而是古董了呀!”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