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阴差阳错岫玉得宠

李丹醒转用手一摸,身边是个柔软而温暖的身子,有股淡淡的薰衣草和着乳香的味道。

女人?他这么一想本能地警惕,不敢再乱动。轻轻翻身起来,颇有些头重脚轻。

扶着床头稳住自己,深呼吸几下,却不料满满都是酒气。

“见鬼,喝了多少呀这是?”在他记忆里,来到这个时代二十年,还是第一次醉成这样子。他看看自己身上,脱得只剩下犊鼻裤。

有心想出去找点水喝,又觉得这个样子似乎不妥。

于是缓缓起身,见床杌子下整齐摆着麻鞋(有点类似拖鞋)便趿拉着走了几步,看到那女子把自己和她的衣裳都整齐地挂在椋子上(挂衣的架子),不由地失笑。

看来这是主人家的一名下女,被派来侍寝的。

那时候大户人家常有这样的行为不足为奇,李丹没瞧见水瓶或者茶壶这类,便出门来找。站在院子里抬头看天,约莫子时已过。周围一只猫都没有。

李丹无奈,只好往回走,却不料出来时没注意,自己是从哪个门出来的?

深一脚、浅一脚,晃悠悠,七颠八倒地来到一个所在,抬头见那里放着个椋子,笑了。心想这回没错。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