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开发辽阳

靖武十一年元月底,高大的枣红色河曲马站在辽河岸边,一个下颌上刚开始蓄短须的青年一动不动地单手叉腰往西、北两个方向来回查看。

他穿着风毛镶边的对襟银鼠皮大衣,腰间的绿松石镶嵌蛮子带上坠着燕翎刀,另一侧的马鞍上挂了条柄杆结实的马槊。

“吴先生,我看他们选的这个地方不错,就这里吧!”

“公子,你可想好喽。假使不能一战成功,咱们不但要退进沈阳,而且这支还算完整的预备队可就残破了。后面的事情……。”吴茂没有继续说下去。

李丹嘿嘿一笑:“若是失败,我的脑袋也就该挂到永定门(商京北门)上了吧?”他说完,从腰间皮匣里取出单筒望远镜来又向对面观察了会儿,低下头想想,用手指着说:

“先生你看,这里南有两百多步宽的柳河,北有燕飞泊,只有这十二里宽的地方也必汗能过。我们这边地势高看得见他们,对面却隔着树木瞧不到这丘陵。

地面开化,足够软得我们能设陷阱、埋地雷、修工事,地利在我!三万儿郎已经枕戈待旦半年多,整训、演习、模拟都玩得很熟练,士气高涨,人和也在我。

孙子说有七成把握的仗就可以胜,这次我们在这辽河边,绝对不能再输给克尔各人!”

去年离京来辽,到现场才发现辽军果然不堪使用。

出了身冷汗的李丹一面向皇帝和石毫报告缺编、疏于训练、缺少衣甲等情况,一边急令商社在顺天府采购各种军需品运往锦州和沈阳。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