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为君谋画

李丹为皇帝全面分析漠南、漠北情势,直讲了大半个时辰,连香玉的事情都汇报了,当然也包括香玉供述曾去请托过几位朝臣的事情。

赵拓当然听了直咬牙。但令李丹欣慰的是皇帝没有打算兴大狱的念头,而是忍了下来,询问他先从何处入手,怎样应对这次克尔各的大规模入侵。

其实李丹心里同意汪有年的说法,白灾和旱灾两者间并不一定存在必然联系,且即便发生旱灾,是不是整个草原全受灾,还是部分受灾,或大家受灾程度有所不同?

这点值得商榷,需要进行广泛考察和综合评价后才能得出结论。而现在这样广泛流传大灾的话题,更像是某种人为推动的传播。

“旱灾不可怕,人灾才是没救的!”李丹说:“由于缺乏统一指挥和管理容易发生人心慌乱,牧民缺乏防御措施、家庭经济形式过于简单,对资源依赖过大。

如果统治者事前准备、事中善加引导、事后及时赈济,那么就可以对灾害产生一定的抵御能力。这点,臣愿意同自己的幕僚商议个办法,然后列出详细条陈请陛下过目。

不过就算真的发生灾害,到夏天也还有两个月时间可供准备。

克尔各的马蹄却不会停,他们定是计算着在人心最慌的时候发动最猛的攻击,用最小代价实现目标。”

李丹说:“所以臣建议陛下两手一起抓,既要为牧民渡过难关提供必要帮助,同时开始做军事准备。

首先让边军要立即停止对鲁颜、色延和辉发三部的攻击和屠杀,陛下要正告将领们朝廷正在与漠南各部商谈归顺和进贡事宜,谁破坏了这个大局要承担责任。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