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朕无忧

“南朝职方司把草原上的事摸得这样详细了?真是可怕!”乞蔑儿汗看着李丹吃饱喝足,和自己儿子勾肩搭背朝着营地外走去,不无忧虑地说。

“大汗不必如此,南朝江山统一、皇权稳固,继续将影响力施加到漠南、漠北是早晚的事。

关键在于乌拉从草原上率先迈出了这步,又让世子与李丹交好,如此皇帝还不把大汗放首位,那就没道理了。”汪有年微笑:

“还是大汗思虑周到提前布局,想来诸部之中也只有大汗您了!”他奉承之后略想了下,说:

“李丹此人,虽然尚未得授官职,但此子心机深刻而又亲切平和,既自信又不咄咄逼人。大汗,臣觉得世子一定要和这人做朋友!

王尚书说此人极为神秘,宫中有传言说他与皇帝和定亲王都有很深厚的关系。

虽不知真假,但从他言语、行动上看,应该是得到了陛下的支持或者默许,否则那些内秘的事情,他怎么知道的?

请大汗信我,此人一旦步入官场必定平步青云、前途无量!”

这时克伦送走李丹的马车回转来,高兴地说:“父汗,儿子刚才看了李探花的马车,那可真是漂亮,且转弯极灵活,可比勒勒车强多了!

他说明早来接我就用这样的车子,还答应可以低价卖给咱们一台,这样妹妹回草原时便可以坐车不用骑马辛苦。”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