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真当我傻呀

“滚!该干嘛、干嘛去!”李丹笑骂,忽然想起:“老陆和阿毛呢?”

“你自进去办事就好,找他两个作甚?”张钹翻着眼皮。

“我办什么事?你别描黑好不,我是要安排他们做事,快去找来!”

张钹很不情愿地起身:“陆九据说去四海居了,阿毛似乎陈柱儿屋里,我去找找。”

“你也不必让他来这里,就叫他去银门桥东余音阁找个叫香玉的姑娘,告诉她桃娘在我这里。

如今用了药该没事,但一时半会儿不能行走,问问她是来人接她回去,还是我安排个地方容留她一晚明日再送她回去?请她给个回信儿。”

“走什么呀,你就让她今晚留下呗!”张钹瞪大眼睛。

“这是京师,又不是余干!”李丹踢了他一脚:“那余音阁平时要请姑娘出去留宿,没个几十两银子是做梦!你以为她家妈妈会很傻么?”

“好、好,我去找他跑一趟!”张铙挥挥手往曾群院里去寻人。

李丹进门一看,那桃娘光着一只白笋般的小肉脚还在床边坐着,听到有人推门她瑟缩了下,见是李丹才放松下来。“你终于想起我来了。”桃娘不高兴地撅嘴。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