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娄家错分兵

“酒精是什么,给伤员喝的吗?”卢云墡见说到正题,赶紧问。

“不、不,酒精是把酒里面的水尽可能去掉留下来的液体物质,是高度浓缩的,故称酒精。这东西可以消除炎症、洗掉虫卵等脏东西,还可以杀灭细菌。”

“细菌又是什么?”

“细菌是种很微小的东西,生长在创伤口的表面。”

卢云墡不可思议吧看李丹:“李大人怎知有这样的东西?既然微小定然目力难以看到。您是凭想象,还是用什么方法看过并得知?”

没想到这人如此执拗,李丹歪头想想:“这样吧,我们做个实验。”说完,叫小碗儿上街去买来一小块带皮的肉,洗干净在皮层上面划了一刀。“明日我们来看看究竟这伤口上会长出什么。”

第二天,李丹带了一架从孙述那里借来的显微镜,用脱脂棉签在肉的伤口处沾过,涂在玻璃板上,放到显微镜下观察,然后他让卢云墡坐到自己位置上去看镜子里显示出的菌类。

“这、这是些什么?”卢先生吓得面色苍白。

“这就是伤口表面产生的细菌,他们会破坏肌肉和血液,让病人呈现感染、组织坏死等症状,会引起发烧、恶心、呕吐或者神志不清,伤口会化脓、肿胀等等,这些小东西就是这一切的根源!”

“这东西是大人造出来的?”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