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黄泥昄返杀

“行悟,陆九真的没事了?”李丹问来给陆九换药的行悟。这小和尚是和他师父商量之后跑来追青衫队的,结果正遇到大撤退中的辅兵们。

还好宋九一认出他,便将他带上了。说起这事小和尚心有余悸,再晚一、两个时辰他就可能与大家错过哩!

他的到来让李丹非常高兴,队伍里牺牲并不大,但是伤员不少。

行悟来了以后立刻解决缺乏医师的问题,因为他是当初学过李丹“丝线缝合法”和术前消毒术的少数“亲传弟子”之一。

他先仔细查看了陆九的伤口,然后用酒精揩抹,最后将自制的创药膏抹上,再为他进行包扎。听到李丹问话他认真地回答:

“腰上伤口浅,且随队的医士处理及时、得当,过两天基本就可以不用再上药了。倒是腿上得小心。

我看九爷最近都不能挂甲,否则一磨破就前功尽毁。你总不会想一辈子拄着拐杖走路吧?”

陆九立即将胖头摇得好像笸箩里的元宵,行悟微笑:“那就老实些,至少这条腿不能挂甲,不能用力跑、跳,避免伤口裂开!”

这陆九是自己从辅兵的伤兵队里偷跑出来的,行悟追来给他换药,同时也是种告状。对此李丹早已心领神会。

等他忙完,来到李丹面前双手合十。“忙完啦?坐吧。”李丹说。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