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货殖兴国论

李丹带他去县衙,瞧见赵重弼腰里的黄带子赖五宝慌忙双膝跪倒。“好个壮士!”赵重弼心里喜欢,温声叫他起来赏座。

听李丹大致把赖五宝的前后讲过,赵重弼皱眉,缓缓道:“因一颗牙便要服一年劳役,这临川县做事有些过分,不过却也因此使你有缘救人,这场功德不小,君勿要怨念他。

只是第二次失手伤了那百户姓名着实不该,不仅使自己落入危险,而且以私愤代替国法,这样的做法殊不可取。你今后做事要更谨慎才好!”

赖五宝忙起身,深揖并道:“大人教诲得是,罪人已知过错,愿今后努力报效,以赎前愆!还望大人能够给罪人机会。

另外,此事过失均在罪人一身,他人实在无辜!请大人慈悲为怀,释放众人。那郭金山……可怜他连女儿落葬都未能到场,唉!”

“嗯,这些吾都晓得。”赵重弼点头,看了眼李丹说:“此事吾会行文在洪都的按察使司提刑林中泰大人,为君等分说。”

“谢大老爷!”

“只是……,罪名涉及谋反,所以可能要些时日,君请告知众人,努力报效、莫要心焦,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

至于你,倒确确实实有不慎害命之罪。按律应该流配充军,到边军里效力不少于三年才得放还。不过于今本土动荡,叛乱迭起,判尔在江西境内诸军效力三年,你可服气?”

赖五宝“咕咚”跪倒:“罪人能如此,全仗大老爷恩德。罪人愿一战先登,以报大老爷活命回护之恩!”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