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银陀落血仇

杨乙渡江站上大石山顶,按条例第一时间向周边撒出了数拨逻骑。

这些骑着各类牲口的斥候人员奉命前去查探敌军所在,按命令他们必须化装前往,从表面很好地隐藏起自己的青衫队身份,看上去就和游荡的匪徒没两样。

这种人,现在官府没精力管,江山军懒得管,只要不去主动招惹谁,爱怎么游荡都没人搭理。

往南走的这伙,领头的笠帽下是谢友三(谢三儿给自己起的大名)那张胡子拉碴的脸,身边跟着的驴子上坐着蔫头耷脑的赖伍发。

“嗨,这都走出来半天了,你怎还是这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谢友三不满地说:“你看看咱,堂堂的镇抚总旗,不也这副德性。我说什么了吗?

”他说着回头看身后两个忍着笑的伴当,那二位连忙摇头:“没有啊,就是!”

“你两个就知道拍马屁!”赖伍发不满地啐了口:“瞧这破衣裳、这身气味,难受死了!到前边找个水塘我先洗洗它!”

“诶,那怎行?”谢友三把脑袋晃得拨浪鼓一般:“洗干净倒是没味道,可那就不像土匪了,对不?”

“哼,说得好听!诓我跟着出来,结果弄得这副鬼样子,恶心死!”赖伍发撇嘴。

谢友三咂嘴,无奈地摊开手:“带你出来就是想叫你改改这成天洗制服的毛病!怎么搞的,住了几天战地救护所,结果就沾上这个毛病呢?”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