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武师送书信

蓼花子的队伍终于出现在地平线上,远远望去就像雨前忙着搬家的蚂蚁,密密麻麻、络绎不绝。他们正在玉亭那边渡河,站在北城墙上甚至可以看到河面上船只的往来。

可以想见到他必定把玉亭镇当作自己的大营,好在该镇已经在吴家带领下进行了最彻底的坚壁清野,用吴玄业夸口的话说:连张厕纸也没有留下。

当然,这样空荡荡的情形肯定便惹恼了敌人,于是便有多处火光和烟柱冒起,城墙上有家在玉亭的乡勇见到后大哭起来。

李丹阻止了军官要呵斥的行为,把镇抚们也叫来,告诉大家:

“不用阻拦,看到家乡被毁,愤恨之余无处发泄哭出来是情有可原的,只要不是被吓尿了,就说明这个人还有勇气表达自己的愤怒。

让他们哭吧,但是军官和镇抚要事后做好引导。让弟兄们记住这个仇,我们是不能手软的,等到面对匪徒,那就是和他们讨债的时候!”众人听了大声应诺。

不过烟火并未持续多久就渐渐灭了,一个是天还在下雨,空气太潮影响了火势,另一个原因是蓼花子很聪明地下令立即灭火。

“这等阴雨连绵的鬼天,尔等烧了屋子难道要住在雨地里?没长脑子吗?”他很恼火地传令参与放火的露天宿营不许抢占房屋,这下子果然就没有人再敢做这种蠢事了。

不过蓼花子糟心的可不止这一件事。这次出兵哪哪都不顺,先是董七好大喜功差点断送了在鄱阳的队伍。

那支队伍他放在鄱阳既为防官军,也是要接引山区里的矿乱队伍出来,结果这小子险些翻车毁掉自己的苦心布局,害得主力在鄱阳耽搁这么久才重新南下。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