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九爷施手段

“别废话,我还没七老八十哩!”麻九头也不回过了吊桥踏板就往西门快步而去,他着急要审问俘虏,后面的亲兵反而追得满头大汗。

因为只留了一条船,何大郎叫部下带俘虏先过河,自己与另一名哨骑断后,所以又过了一盏茶时间他才登岸,恰好麻九出西门来迎。

“卑职幸不辱命,正好这小子溜出来到村里踅摸物事,被咱们逮个正着!”行过军礼他得意地和麻九说:

“九叔,这小子还有两下子身手哩,要不是我们三个人扑倒他,几乎就按不住!”

“你手臂怎么回事?”麻九猛地看到他衣袖遮掩的棉纱布绷带和衣袖上的血迹,急忙问。

“没事,这小子靴筒里藏了把刀子……。幸亏我发现了,不然叫他得手可了不得!”

“你少嘻嘻哈哈地不当回事,立刻给我到医护兵那里去,叫他给你重新扎裹!”

“没事,就被刀锋划过了。好在我当时将袖子挽起来,不曾毁了这衣服……。”何大郎还想分散老头儿的注意力。

麻九摇头:“条例上怎么说的?战地包扎只能是临时止血,却无法消毒。赶紧去找医护兵用酒精洗伤口,把绷带换新的!都巡检的话你也敢不听,找我关你紧闭?”

何大郎吐吐舌头,敬礼说:“那我走啊了,这里可交给您了。”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