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都巡检受命

“大人说笑,纵观历史,除唐太宗的马周、肃宗的李泌,何曾有布衣宰相?”李丹连连摆手:“再说,学生年不足十六,大人若为丹好,还是莫开这样玩笑罢。”

“诶,甘罗十二能拜相,卿已年近十六矣!”赵重弼却不放过他故意调侃。

两人玩笑几句,赵重弼方接着刚才的话题,总结说:“听你意思,首先是整备余干的团练,湖匪顿兵城下、师老兵疲便于官军围剿。

至于矿徒作乱,你建议是对其谈判、分化、瓦解,以抚助剿。我说的可对?”

“大人说得对,丹所说确实是这么个意思。”李丹点头:

“湖匪在水面上往来,习惯于自由散漫、轻视法度,所以彭泽周边多有恶性大案连连发生。

当官军力有不逮无法兼顾时,我以为真正凶恶、狡猾的心腹之患是湖匪,而对矿徒则可以用重抚轻剿的策略对待。

大人,既然我们力量可能有限,不如先解决一头,再顾及其它。

当人只有一只手时,该攥紧拳头才显力量,伸开巴掌却易为人所乘、各个击破!”

“但……,你提到第三步再去对付杨星,我有个疑惑:那杨星会这样木呆呆地眼看我们对付湖匪和矿匪,却不来相救么?”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