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虔司马坐蜡

来到堂上,娄氏兄弟当仁不让地依次坐在上手。虔中头一回和娄家三虎单独相处不免紧张,彷徨之后便选了靠门的位置。

不料才坐下,就听娄世用大声问:“虔司马,你且来说说营中尚余多少兵马、器械、粮秣、眷属,以便咱们点明后交接各处关防,你等可以尽早下山嘛!”

“禀大公子,”虔中连忙起身上前躬身施礼:“营中大部分能战之士都随银帅下山了,目前尚留在营中八百余人。

另有近千民夫,骡马千三百四十余口,马车四百二十三部,独轮推车三百二十余辆。

在库兵器两千三百余件,弓一百三十把,羽箭六千余支,盔甲两百二十七副,盾牌四百面。

军粮有四千二百石,牲畜粮秣有草四千七百束,豆类九十七石,盐六十余石。

至于随军眷属,没有确切数目,估摸有千二百余人。”

“银帅的家眷也在山上?”娄世凡忽然问。他两个哥哥知道他问的什么,不约而同瞪了他一眼。

“呃,银帅的如夫人正在后面收拾行李准备随队下山。”虔中有点尬尴地回答。银陀本是个浮图(见注释一),于女人上面是出名的冷淡。

后来遇到永丰同知的女儿忽然不能自拔,遂赦免其父将她纳入帐中。因为还未来得及正式办喜事,所以军中都唤她“如夫人”。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