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南山众尴尬

“那……他们性命无忧,吃得好、住的也还可以,有什么可担心,还想要什么呢?”宋小牛不解地问。

“自由,和做人的尊严。”李丹抬起头来说:“俘虏最容易失去的就是这些。可对?”

“但他们现在不也挺自由,谁也没有随便打骂、欺负他们呀,对不?”宋小牛生气地坐直身子:“盛大人和防御好好相对,何曾虐待、羞辱过俘虏?”

“宋镇抚你说的是,我等在此确实不曾发生这样的事。但你知、我知,俘虏们可明白么?

所以孙某以为,应当让他们也明白这些。

以前在矿上过的什么日子、吃的什么东西,如何受工头、矿监的打骂和欺负,在娄贼手下时又过的什么日子?

虽然手里有刀枪,却像贼寇一样做事,欺负良善、鱼肉乡里,顺手拿摊子上的果子、货物;打骂乡民;大夜里闯进民宅将人家赶出家去,或临走的时候抓走鸡鸭。

这些恶事都是谁教我们做的,谁纵容的?

再看娄贼和他手下那些渠帅、将军、校尉,哪个不是好东西、漂亮女人自己先入手,有好马、吃喝自己先占着?

把这些拿出来说道、说道,让他们自己明白该做怎样的人,该干怎样的事,该如何挺起胸膛来赢得别人尊重。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