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吹牛都不成

“除了在地方上以商促工、工贸联动,泛华综批市场倘若真的还能作为一个平台,去促进各类商品的对外贸易,那就不再简单的是去填补城区大中型百货商场与街区商业的空白,而是站到链接地方产业与区域及海外贸易这个更高的层次上了啊,”

东洲开发区,江边一家餐厅里,一个中年人与许建强坐在临窗的餐桌边,听许建强谈及钟秀钟综合批发市场将来真正的战略定位,忍不住拍案叫好,说道,

“你到东洲这几年,水平进步很快啊。你三年前要是能将这番话在你家老爷子跟前说出来,你家老爷子怎么可能气得不惜将你赶出家门,也想阻止你下海经商?毕竟为地方建设做贡献,更需要有站到你这种高度的企业家啊。我之前听说你盯上狮山建设路那个项目了,说实话啊,我还是挺担心你跑过来找我开后门,没想到白白担心了几个月,你换了目标。不开玩笑,你这个想法真的很好,地方上集群式发展中小型企业搞工贸联动这件事,我在狮山就可以直接推动。你明后天有没有空到狮山走一趟?我直接让周康元、李博以及开发区的负责人都出面跟你对接……”

“别,这事现在千万别声张,”许建强求饶道,“难得找你喝顿酒吹吹牛,你也别着急这么早就当真。”

“怎么,你觉得钟秀路综合批发市场还没有正式招商运营,时机不成熟?”

中年人说道,

“没问题的,我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综合批发市场的发展已经是大势所趋了。钟秀路这边做不起来,东洲也必然会有别的地方能做起来。工贸联动、以商促工这个高度的站位,更没有问题。也许从诸多综合批发市场运营者的角度,很难看到这点,但我们作为主政一方的官员之前没有看得到,还需要你提醒,真的惭愧了。不过,我既然看到了,那就要果断抓住先机。我觉得狮山先做起规划,不会有什么问题。”

“嗨,在你面前纯粹吹吹牛也不行喽,”

许建强苦恼说道,

“这其实不是我的想法。这个人提出这样的想法,本身也有想法做一家产业园区与钟秀路综合批发市场加强合作。你那边要是抢先做了,不就成了我出卖、泄露人家的商业机密了?”

“哪个地方的眼光这么厉害,竟然想到抢先走出这一步?”中年人疑惑的问道。

“也是你治下,云社镇。你要是抢下面乡镇的功劳,也有些不要脸了吧?”许建强笑着说道。

“云社镇?”中年人更疑惑了,说道,“云社的党委书记汪兴民、镇长范春江,这两个人怎么说呢,能力应该不能说没有,但达不到你说的这个层次啊。再一个,云社也没有能力、资源做这个。”

“怎么,你这个县太爷日理万机,真的就没有关注到狮山最近有一家保健品厂商比较出挑啊?”许建强好奇的问道,“你怎么就没有尝试着猜一下,这些想法其实是做这个保健品的提出来的?”

“哦?”中年人拿手指敲了搞额头,问道,“这些想法真是萧良提出来的?我前段时间是听隋婧说你最近跟萧良有过接触……”

“我唬你有什么好处啊?”许建强笑问道,“怎么,你也对萧良有偏见?”

“肖裕军案发生时我其实就有关注,也比较巧,隋老当时就在狮山,看着隋婧那个傻丫头被萧良骗着一脚踏进云社那潭浑水里,也看着肖裕军案最后演变成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样子,”

中年人很坦然的说道,

“肖裕军案最终没有深挖下去,有时候我作为一个县委书记,实际能做的事情也非常有限。不过,通过那件事,还是能看出萧良不是那种甘为池中物的人,只是我后来也没有想到他跳出云社第一步竟然是做保健品……”

中年人也不否认就是萧良做保健品,确实令他有了一些想法。

当然萧长华与陈富山案牵涉的复杂性,更令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也没有想到以综批市场为支点,推动地方产业工贸联动以及作为新的平台促进对外贸易的思路,竟然是出自萧良,甚至萧良都有意在云社先尝试着推动建设一座与钟秀路综合批发市场工贸联动的产业园区。

“对了,他们对这个产业园区,具体有怎样的想法跟规划?”中年人实在是有些为这个新的思路折服,忍不住追问道。

“我自己手里有这么几摊子事忙得脚不着地,钟秀路综合批发市场也才刚刚开始招商,我哪里有功夫追着人家的屁股问东问西啊?”许建强说道,“你想知道萧良有没有具体的想法跟规划,你是县太爷,直接问云社镇党委、镇政府不就行了?”

许建强没有想到唐继华早就有关注到萧良,甚至早在肖裕军案发生之时,也没想到隋家老爷子隋觉民当时就在狮山。

说到对保健品厂商的偏见,许建强也没有办法替萧良解释太多。

现在保健品市场实在是泥沙俱下,就算宿云生物坚持了底线,宣传口径很保守,但肯定也不能算唐继华所期待的那种对地方、对国家有裨益的产业。

唐继华不会介意狮山有哪家企业做保健品,只要能促进就业、增加地方税收,不要玩太花就行,但也不要想唐继华会公开的站出来支持一家保健品厂商的发展。

当然了,许建强还是希望唐继华,能直接跟萧良见面谈一谈的。

“东洲的事情比较复杂啊,”许建强可以不用考虑太多,唐继华却蹙着眉头苦笑道,“你跟萧良接触好几次,不会不知道他父亲萧长华,曾经给东洲前市委书记陈富山当过秘书吧?”

“怎么,啥时候国内又兴起株连九族了?”许建强装糊涂问道,“再个说了,陈富山案发,省里市里不是都把萧长华里里外外都查了一遍吗?一个个如饥似渴,也没能抓住人家的把柄,最后抓住一些工作上的过失做文章,把人给踢到冷灶衙门,就想一棍子打死啊?再说陈富山都要从狱中出来了吧,这事影响也应该过去了,你还顾忌那么多啊?”

“除了市里的问题,”唐继华苦笑道,“狮山水面下也不平静啊。前段时间萧良好像是插足干涉县政府办主任跟云社镇党委副书记儿子的婚姻生活,甚至将县政府办主任跟云社镇党委副书记的儿子送进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当然了,我知道事情真相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但这种传闻都能传到我的耳中,可想狮山的事有多复杂了!”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啊?”许建强问道。

“我什么事都知道一点,但难就难在‘什么事都知道一点’上。我到地方也就一年多点时间,都已经养成一个习惯,就是听到一些事,首先就会想,这事是不是有心人希望我知道的,”唐继华苦笑道,“单纯从阴谋论来说,萧良那件事能传到我的耳朵里,更多应该是有人希望我对云社党委、党政府的工作局面有一个先入为主的直观印象……”

“看到你这样子,我更坚信我当初选择跳出来是对的,幸亏当年没有屈服于老爷子的淫威啊,”许建强感慨道,“不然等三五年后我到地方,承受的折磨可能比你更厉害啊!我可没有你这样的耐心。”

“也还好,不一样的成就感。”唐继华笑道。

“你既然担心信息不畅,真不考虑多一条了解基层情况的信源?”许建强循循善诱道。

“看来这个萧良真是不简单啊。我以前都没有见过你有帮谁这么说过话,我都没有这个资格,”唐继华笑着说道,“这样吧,你先替我试试萧良那边的口风。如果这个产业园有了具体的规划,我再走一趟云社不迟!”

“你啊你,你就是太谨慎,”许建强摇头笑道,“好吧,我先去试探萧良的口风,要是没有见着兔子,就不把你这只鹰放出来!”

唐继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他们确实有好的想法、计划,我从旁推动一下,可能比我直接站出来大力支持,效果要更好一些。”

许建强微微一叹,他在机关工作六七年才辞职下海,之后又主要在东洲发展,对地方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

以他们的身世、背景,如果愿意与地方“和光同尘”,又或者说甘受地方的“围猎”,不说事事皆能如鱼得水,也绝对比基层一步步艰难爬上来的干部滋润得多得多。

但是,倘若想要特立独行,或者说不切实际的抱着整治地方的一些妄想而来,就得考虑成为众矢之的的后果。

围猎可以是女色财气,也可以是明枪暗箭。

“我认识萧良也比较巧,那天正好是隋婧在公安局的队长袁文海调云社工作,有人请吃酒,大家凑到一起,喝过酒后又在狮山找了一个地方喝茶,聊起地产这个行业,”

许建强认真说起他跟萧良相识的过程,说道,

“你知道,我也是挺自以为是的一个人,但有时候还是得承认这个世界就是有人比你强。萧良应该之前都没有机会接触过地产行业,就算家学渊源,想把我侃得口吐白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那一晚,他就是让我觉得自己这三四年在这个行业简直就是白混的。也不瞒你说,拿下棉织二厂的老厂区,其实就是萧良的建议,也正因为有了这个选择,我才放弃狮山建设路那个项目。当然了,萧良做保健品,我开始也挺意外的,兴许是急功近利了一些,但站在我们的立场,又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谁处在他家那个境况,怎么可能按部就班的行事?也许萧良等得起,萧长华也等不起啊。当然,抛开这个不谈,单就做事本身而言,不要说我自己了,我这些年也见识不少能人,也没有见过谁,能在短短三四个月间,从无到有组建一支三四百人的团队,将那么复杂的流程都走通了。也不能说没有,但起点这么低、基础这么薄弱的,我没有见过……”

许建强这番话,也叫唐继华神色凝重起来。

他了解许建强,甚至都难以理解许建强会对一个人的推崇备至,感慨道:“看来萧良是真正把你折服了啊!”

“不如人,咱得承认啊。”许建强笑道。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新官路商途
加入书架
字体
A-
A+
夜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