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官路商途

新官路商途
新官路商途
更俗
都市重生 81.1万字189.0万人读过
书架
前世父亲为官清白,却受上级牵连,丢失职务,后半生将冷板凳坐到退休。
原本为众人羡慕、亲戚朋友交口相赞的萧良兄弟二人,命运也随之发生波折:
大哥遭遇情变,未婚妻被人第三者插足,饱受人世间冷眼相待,在市委机关耕耘半生却无半点收获;萧良名校毕业也被踢到乡镇默默无闻的工作了两年,奉令调查村办厂的贪腐案,却反遭贪腐者肆无忌惮的诬告迫害,人生从此坠入前所未有的困顿与挣扎之中。
萧良不甘心命运的坎坷,不甘心作恶者得志猖狂却不得惩罚,意外重生回到九四年,再次遭遇仇家设下仙人跳陷害诬告,但他这次不再仓皇、软弱,决心重新开局,趟开新的官路商途,令人生重新耀眼、家庭重回正轨,令作恶者恶有恶报,令善良者不受践踏……
现实 都市 中国 官场 情商 经济 智商在线
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古法今用推恩令 2024-05-25 18:37:55

目录(共 265章)
正序

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
作品试读作品圈子
发布评论

第一章 开局遭遇仙人跳

1994年6月,东洲市狮山县云社镇,南亭村的一家农户小院里,熹微的晨光从玻璃窗透进来。

刚醒过来的萧良,他还清晰记得在陷入昏迷之前,胸口一阵阵难抑的绞痛,将他的意识直接拖入黑寂之中,睁眼却看到有如少女一般年轻的何红正跨坐在他身上。

怎么回事?

何红保养再好,皮肤也不可能没有一丝细纹,怎么会如此的年轻、光泽嫩滑?

时光逆转?

做梦?

何红美眸紧闭,长长的睫毛在激颤的抖动,粉脸似涂了流丹般艳丽绯红,肌肤闪光雪嫩的双臂撑住萧良的胸口。

萧良目光下移,鹅黄色的长裙从何红雪似的削肩滑落,手堪盈握的坚挺暴露在空气中,雪白的大腿从凌乱的裙衫中暴露出来……

这一幕还是那样的熟悉,还是那样的刻骨难忘;只是萧良难以置信,这一幕会再一次发生在眼前。

萧良心里没有半点旖旎销魂之感,下一刻见鬼般将何红猛的从自己身上推开。

都说除了求而不得,没有什么能比人生最不堪、痛苦的过往,会更频繁的出现在梦中。

然而萧良半生曾无数次梦到九四年被何红陷害诬告强奸未遂的这一幕,但远没有比眼前来得真切。

宿醉未消的头痛,像有木楔子打进后脑勺里。

青蒙蒙的晨光从玻璃窗流泄进来,村子里的公鸡在打鸣;房间里隐约有昨夜呕吐物的酸腥臭气,与何红卧室特有的馨香混杂在一起。

被猛然推开的何红,“砰”的一声撞到木质床靠背上,她短暂错愕后慌乱抓过被子裹到身上,一截修长浑圆的大腿露在外面。

九四年的何红应该有二十八岁了,肌肤却像少女一般娇嫩、白得耀眼。

萧良滚也似的爬下床,慌手慌脚将床头柜上乱作一团的衣裤抱起来,推门逃入院中,踉跄着边走,边七手八脚将衣裤穿起来,脑子“嗡嗡”作响,听不清何红在屋里叫嚷什么。

在即将拉开院门的瞬间,萧良又猛然想到,如果这一切不是做梦,是不是指使何红诬告陷害他的主谋肖裕军就候在院子外,就等着他推门出去?

不过,就算肖裕军正守株待兔等候在院门外,又如何证明眼下不是在做梦?

萧良脑子里就像是塞满浆糊,又像是被雷霆劈中,僵硬的站在院子里一时不知所措。

然而就在他想从院墙翻逃出去时,就听见院门“吱呀”一声被猛的推开,身材魁梧的肖裕军直闯进来,伸手就要来揪他的衣领子:

“好你个混账东西,何红看你吃醉酒,好心好意留你住她家里照顾,你竟然欺负她!”

看到前世害他在看守所关押大半年,大半辈子都没能彻底洗清强奸嫌疑的罪魁祸首,萧良骨头里的血在这一刻“腾”的被点燃起来,怒从心头起,抬脚就朝肖裕军的小肚子狠狠的踹过去。

萧良宿醉未消,身体有些发虚,第一脚竟然叫肖裕军躲了过去,但他毫不犹豫,又抬脚朝肖裕军的大腿胯子猛踹过去。

萧良九四年被肖裕军指使何红陷害诬告强奸,即便之后因证据不足被判无罪,但他重新回到云社的工作岗位后,前途黯淡无光,肖裕军还不断指使人跑过来朝他泼脏水、滋事挑衅。

那段时间里萧良内心充塞着愤懑,性格变得暴躁易怒,动不动就跟人打架斗殴,也非常刻苦的学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散打——年轻气盛的他内心渴望用暴力解决一切问题。

虽说萧良之前上大学时坚持锻炼,身体底子不错,但现在毕竟还没有长期练习散打所形成的强健体魄,宿醉又叫他的身子一阵阵发虚,一脚没能将肖裕军踹翻在地,衣领子还被肖裕军一把拽住。

好在萧良前世长期刻苦练习散打的格斗意识却深深烙印在脑海深处,经验也绝对丰富。

他一脚没能将肖裕军踹倒,顺势就朝肖裕军的左耳根子狠狠来了一拳,打得肖裕军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肖裕军早年在云社镇、在狮山县就是一霸,带着一群人争强斗狠,一米八几的个子魁梧健硕,练过散打、拳击,即便猝不及防被萧良狠狠打了一拳,还不忘死死拽住萧良的衣领子。

萧良衣领子被拽住,身体没法保持平衡,顺势就往前撞,在滚倒之前,直接骑在肖裕军的身上,拿膝盖顶住肖裕军的小腹,一拳接一拳的狠狠朝他的心窝、侧腋等处招呼;肖裕军只来得及拿双手护住头脸。

昨夜确实是被灌得一塌糊涂,萧良都没有怎么动,体力就消耗得多厉害。

伤害不了极力挣扎的肖裕军,怒火冲头的萧良就叉开双手,朝肖裕军的脖子狠狠掐过去,恨不能将他的脖子掐断掉才解恨:

“操NN,你这狗货想往死里整老子,你有种就今天拿把刀把我捅死在这里。要不然,你就算将老子送进看守所,看老子出来操不操|死你全家!操你这狗CZ,操NM!”

萧良恨不能将这些年积郁心中的怨恨在这瞬间都倾泄出来,但双手很快就被肖裕军挣脱开来。

他就只能千方百计将肖裕军这狗东西压住、缠住,甚至张嘴死死咬住肖裕军的肩膀不放,恨不能咬下一块肉生咽下去,两人厮打在一起。

这个年代村民都习惯早起,何红家又在村口,动静很快吸引好几个村民跑过来。

肖裕军除了早年就是远近闻名的争强斗狠、横行无忌外,此时还是南亭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办南亭湖果汁厂厂长,说他在南亭村只手遮天也不为过。

村民们听到动静走进院子,看到萧良与肖裕军扭打在一起,自然是第一时间将喘着粗气的萧良死死摁住。

在这一点上,萧良无疑是要吃亏的。

被打懵的肖裕军坐在院子里的泥地上,有些发愣的盯着萧良这个书呆子看了半晌。他还以为像萧良这样的软杮子,三五个都不够他一只手欺负的,却没想到反应竟然如此暴烈,竟然还全程将身强体壮的他压着打。

肖裕军浑身作痛,都怀疑胸骨、肋骨都被这孙子打裂开来了——

不过肖裕军又岂是肯吃亏的主,跳起来指着被村民摁住的萧良,就气急败坏的大骂:

“……这混账东西,昨天夜里吃醉酒,何红好心好意让他住家里方便照顾,他醒过来就要日何红。好巧不巧我路过何红家听到呼叫,没叫这王八蛋逃走。小兔崽子还他妈反过来打人,还TM敢咬人!给我往死打,打死我负责。”

肖裕军一边叫骂着,一边上前狠狠踹了两脚。

他才脱下夹克衫,看见肩膀出血都将衬衫洇透了。

浑身隐隐作痛不说,他拉开衬衣领子,看到肩膀伤口不算太深,也是暗暗庆幸六月上旬的清晨,天还有些凉,他在衬衣外面多穿了一件夹克,要不然非得连衬衣给咬下一大块肉不可。

肖裕军见几个村民不敢动手,怒不可遏的又冲着萧良的脑袋连踹两脚,完全不忌惮当场将人打死。

萧良无法还手,只能紧紧蜷住身体,双手抱住头脸,身上连挨了肖裕军好几脚。

却是何红怕闹出人命,从屋里跑出来将肖裕军强拉开。

很快更多的村民跑过来看热闹。

听肖裕军骂骂咧咧说何红被欺负,又见何红衣衫不整的站在院子里,很多村民都信以为真;不少人要么是果汁厂的职工,要么有心讨好肖裕军,纷纷上前你一拳我一脚殴打萧良。

张斐丽跟丈夫闹别扭后,这阵子都住在父母家。

她听到动静跑过来,见是镇上干事萧良被一群村民摁住打,担心出事,慌乱将打人的村民拉开:“你们不能这么打人,把人打死了,你们谁负得起责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张斐丽,你别管这事,你别让这狗东西的小白脸给迷惑了。何红昨天见狗东西喝醉了,好心将他接到家里照顾他,他早上醒过来却对何红意图不轨!”肖裕军见厂办的张斐丽冒冒失失跑出来做好人,鼻子都快气歪了,强忍住怒气,叫她让开。

“肖厂长,会不会是误会,萧干事平时都把何科长当姐姐的,怎么可能欺负她?”

张斐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肖裕军指使的阴谋,也不知道肖裕军刚才还被萧良反客为主抓住痛打了一顿,她有些畏惧肖裕军,却还是不忘替萧良辩解,朝愣站在一旁的何红问道,

“何科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话啊!”

“张斐丽,你让不让开?你以为我不敢开除你?”

肖裕军来脾气了,也不管张斐丽是镇上周副书记的儿媳妇,上前将她一把拉开,骂道,

“这狗东西就是一砣狗屎,你不要抓住狗屎往自己身上糊!”

“肖厂长,萧良可能是一时犯糊涂,但大家也不能这么打啊。再说萧良是镇上的干部,真要打坏了,谁能逃得了责任?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先送派出所处理?”

张斐丽虽然难以相信萧良会对何红做出那样的事情,但心里还是畏惧在厂里、在南亭村作威作福惯了的肖裕军,这时候也只能先劝大家冷静,不要真将人打坏了。

张斐丽不仅是镇党委副书记周健齐的儿媳妇,同时张斐丽的父亲还是云社镇初中的校长,说话在普通村民心目中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经张斐丽一打岔,大家也都冷静下来。

“是啊,还是送到派出所吧——这狗东西敢欺负何科长,这大牢有他坐的。我们真要将他打伤了,还有要负法律责任,不值得。”

萧良叫人七手八脚揪起来,稍稍冷静下来,虽然挨了这一顿凶狠拳脚,他却没有受多严重的伤害。

当然,鼻青脸肿避免不了,而神经即时传导的真切痛感,更是令他难以想象这一刻是在梦中。

真是重生回到九四年,重生回到自己人生二十二岁前最不堪的那一刻?

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
  • 书友73552324

    地主家还有没有余粮?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5973318

    看来确实没存稿了

    ·来自浙江
    评论
  • 书友43859119

    最大的伏笔,电池产业的布局!以后宁德时代的产物!

    ·来自江苏
    评论
  • 书友55831547

    没有月票,就想探余粮?

    ·来自上海
    评论
  • 狼迹天涯

    非常正面的有作为的官员

    ·来自河南
    评论
  • 大鲫鲫

    沈美婷会不会是后宫人选

    ·来自广东
    评论
  • 酷邪小强@百度

    更大的作用太大了

    ·来自浙江
    评论
  • towp10

    钱家的事太烦了,赶紧饮料上市啊

    ·来自日本
    评论
  • 古月説

    死要面子活受罪,自作作受

    ·来自浙江
    评论
  • 书友57907160

    应该是市里安排他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73580406

    水是真的水!就这一整段,一整章,甚至是这好几章都可以跳过不看,对整本书的阅读都不会有影响。天下第一水啊,可以叫水更,要么叫水俗

    ·来自江苏
    评论
  • 中国航母伴我远方

    额,这个传统没保持好

    ·来自北京
    评论
  • 中国航母伴我远方

    原来是这种亲戚

    ·来自北京
    评论
  • 中国航母伴我远方

    要不是萧良重生,这家伙就混出来了

    ·来自北京
    评论
  • 中国航母伴我远方

    三产基本没有干好的

    ·来自北京
    评论
  • hanwe

    怎么看出是他串窜啜的啊?

    ·来自广东
    评论
  • 中国航母伴我远方

    原来每天都要抢

    ·来自北京
    评论
  • hanwe

    怎么恰好也在?

    ·来自广东
    评论
  • 书友73597611

    不应该还有一章吗?

    ·来自湖北
    评论
  • 中国航母伴我远方

    很有童年记忆

    ·来自北京
    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