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四章

山里的老人

袁文海给自己做了简单包扎,过了一会儿也艰难的爬上路肩,焦急的往两边张望了好几眼,跟坐在路肩上的萧良说道:

“还没有车经过?都这个点了,可能不会有车路过了,可能要去附近村里找人!”

“袁队长,我不能跟你们回县里,”

萧良知道袁文海爬上来,更多是担心他会逃跑,他看到袁文海伸手往腰间伸去,冷静的说道,

“袁队长你别装模作样了,我刚才救你出来,看到你那把枪落车里了。再说了,我刚拼死将袁队长救出来,袁队长不会真想对我开枪吧?袁队长你可不像一点都不徇私枉法的人啊,要不然今天晚上也不会喝醉酒,半路打瞌睡将车开翻进沟里去了!”

“你的情况不严重,到县里能说得清楚,但你现在走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你不仅没办法说清楚问题,畏罪潜逃还要罪加一等!”袁文海严厉说道。

“我很清楚我是被诬陷的,也很清楚哪怕老老实实跟你去县里,最后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有些人还会继续拿这事朝我身上泼脏水——云社镇有些人比袁队长你想的要脏!”

萧良他长相看似文弱,但他一米八出头的身高,毕业前还是院系的体育健将,真不怕断了右臂的老刑侦袁文海这时候能拿他怎么样。

再一个他前世多年刻苦练习散打形成的格斗意识几乎成为他此时的本能,就算老刑侦袁文海右臂没有骨折,萧良也很有信心跟他心平气和的跟他讲道理。

没有重生之前,他曾无数次设想过,要是能重生来过,他会做怎样的选择。

眼下这一切,是老天在怜悯他,是老天觉得肖裕军这些人作恶多端欠收拾,他怎么可能浪费这样的机会?

“你现在逃了,你能做什么,当一辈子的通缉犯?”袁文海没有放弃劝说萧良,苦口婆心的说道。

“我要是真犯了那事,这时候逃了,正常来说是不是应该畏罪潜逃、远走高飞?不过,陷害我的那些人,却一定会害怕我潜回云社——他们怕我回云社寻找他们陷害我的证据,”

萧良平静的看着袁文海,问道,

“袁队长接下来要是知道有人会坚持在云社镇布控抓捕我,是不是就能明白我彻头彻尾就是被陷害的?”

“我信不信你,有什么用?你知道我们工作是有纪律的,”袁文海说道,“你是从我手里逃出去的,我现在抓不住你,过后也会想办法第一时间抓住你!”

“袁队长,不要这么一本正经,”

前世二三十年里,袁文海是他在东洲为数不多一直保持联络的人,萧良对袁文海的了解,比袁文海他自己想象的多得多。

袁文海有自己的底线,做事仗义,但也不是眼睛里揉不进沙子。

萧良朝袁文海冷静的笑了笑,他也佩服自己还能笑得起来,

“意外发生这么严重的车祸,你们都受这么严重的伤,陈申、周军能不能活,还不得知,最后让我逃了,你用得了承担什么责任?逃就逃了呗,县里还能责怪你什么?反而是现在将我抓回去,我嘴巴不严,说出袁队长喝醉酒开车时打瞌睡,才发生这么严重的车祸,袁队长你才头大呢!”

“你别想拿这事吓唬我,我袁文海还不会受你的要挟!”袁文海厉色盯住萧良,要上前拽住他。

萧良往后退了两步,说道:

“我怎么会要挟袁队长,我现在是求袁队长你同情我啊。哪怕不是现在,至少在确认我是被陷害之后,袁队长总应该对我有点同情心吧?而事实上,这么严重的车祸都已经发生了,只要我不说,陈申、杜江、周军他们都不可能主动说他们今天灌过袁队长的酒。等过几天我再被抓回来,到时候哪怕我还想检举袁队长你,也应该没什么说服力了吧,对不对?这一夜已经够难熬了,咱们都省点力气吧!”

…………

…………

江省东部沿海地区以平原地形为主,位于东洲市东北方向、狮山县东南角的宿云山,是远近少有的“崇山峻岭”。

宿云山严格意义上只能算丘陵,东西走向约有十二三公里、南北宽约四五公里,共有九座大大小小的山头,分别属于狮山县下面的云社、宿城、溪口三镇。

萧良不仅大学毕业到云社工作这两年,之前学生时代就喜欢往山里跑——即便相隔二三十年,很多记忆变得模糊,但他钻进山林里,相信短时间里还真不怕有谁能将他揪出来。

萧良从一片苹果林里钻出来,不远处的山坳里,有一座拿防水布搭成的窝棚。

借着月色,萧良探头见窝棚里除了一张拿木板拼搭的简易床,铺了张破旧草席外,别无他物。

月下在山林里摸高爬低走了一个小时,之前还被折腾了一整天,得肖裕军这狗东西拳脚伺候两三顿,又发生车祸,萧良不仅没有受什么伤,现在都没有感到特别疲倦。

他感觉到年轻的肌体里,还有颇为充沛的精力可供挥霍。

线条分明的肌肉充满力量感,皮肤健康紧致,都是年轻的感觉。

这也令他更愿意相信眼下是真重生回到九四年,回到自己才二十二岁的年轻身体里。

这么年轻健康的身体,能重新活上一回,哪怕别的事不做,多学学季羡林老先生也是极好的。

老天与我再少年,定是春风想怜花。

萧良坐在窝棚前的土坎上,自嘲的思量着,他手里拿着刚从林子里摘下来的青苹果,比婴儿拳头大不了多少,啃上一口,酸得掉眉毛——

萧良歇脚的窝棚,就在车祸现场的上方,相距也就三四百米。

火势这时候已熄灭,不过月色很好,萧良居高临下,能看到有一辆深夜运货的货车停在路边。

附近也有七八个村民被车祸惊动跑过来,正七手八脚帮忙将受伤的周军、杜江、陈申从坡沟里抬上来;手电筒光柱在山间晃动。

从这里到县城也就十六七公里,也就是说,就算袁文海现在不忍痛赶到附近的村子借电话通知县里,县局最迟一个小时后也将通知镇上他逃走的消息。

他不能什么都没有准备,现在就仓促赶回云社。

当然,他只是涉嫌强奸未遂,又不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县公安局不可能花多大的气力抓捕他。

萧良猜测除了联络镇上组织人手进宿云山搜捕他外,县公安局最大可能就是派人赶到东洲市他家里守株待兔。

想到这里,萧良强忍住酸涩,将几颗半生不熟的青苹果囫囵吃下去补充体力,又小心起见将果核装进衣兜里带走。

…………

…………

一路爬坡跨沟走野道,天蒙蒙亮才爬上梅花岭。

萧良站在梅花岭的南山崖,脚下的宽谷约有四五里纵深,长满松柏,在淡青色的晨霭里,就像一张铺展开的深碧色巨毯。

萧良往东南方向眺望过去,两三里外有处像小山包似的地形凸起。

那里是将军坡。

将军坡六十多年前这里发生过一起激烈的战斗,有好些红军烈士牺牲安葬于此,当地人又将那里称为红军坟。

萧良前世之所以在看守所被关押了半年,除了肖裕军这些人在背后收买、运作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在他被陷害的当天,有一个身份极为特殊的老人独自进山祭拜先烈,在红军坟附近遇到几名小混混带着猎枪进山偷猎,劝阻时被小混混推到沟里摔伤腿。

老人摔伤腿无法出山,等到家属通过省里联系到市里,再派人进山寻找,已经是四五天之后了,老人差点饿死在山里。

萧良前世还是无罪释放之后才听袁文海提及这事,说省里当时震怒异常,勒令东洲严厉整顿社会治安,那段时间东洲发生的所有刑事案,基本都从严从重处理,他的案子也被肖裕军以及盯着他家的一些有心人钻了空子。

他对这事当然记忆深刻。

萧良在青蒙蒙的晨曦里,摸着山梁上的崎岖小道往南麓的红军坟走去。

宿城镇政府很早就在将军坡修建了烈士纪念陵园,却很简陋。

锈迹斑驳的铁栅栏在山坡上围出一座仅三四亩大小的陵园,坟墓用水泥矮墙围护,一座水泥碑立于墓前,不到两米高的样子,写有“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字碑文。

看纪念碑前摆放一瓶分金亭以及十数支香烟拿砖块压住,香烟没有被雨水浸渍的痕迹,萧良确认这两天确有人过来祭拜过。

他细致观察陵园附近的山林不像有人近期走动的样子,便循着红军南面的崎岖土路往前走,一百多米外便看到有摩托车碾压过的痕迹。

土路都不到两米宽,临坡跨沟,有些崎岖,两侧草木茂密。

这附近虽然谈不上荒无人烟,但位于宿云山的深处,三五天没有路人经过,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萧良又往前走出四五十米,才看到路边的灌木有翻滚碾压过的痕迹。

“有人吗?”

有人在沟底听到动静,有些虚弱的喊道。

此时还没有到六点钟,天色已经明亮起来了,萧良分开灌木丛,往陡峭的溪沟里看去,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削瘦老人正踮脚站起来。

这附近的溪沟看似只有两米多深,但非常陡,沟底又积满嶙峋的乱石,附近有很多抓爬过的痕迹,看得出老者尝试了很久,都没能从沟里爬上来。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新官路商途
加入书架
字体
A-
A+
夜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