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正文_第489章 男人有时候贱骨头

我知道张晨浩感叹的人是谁。

孟季同。

曾经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在百度百科搜索过,搜索出来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甚至都不敢把他具体的职位给写出来。

而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精神也振奋了几分。

对呀。

孟清婉的父亲是孟季同,虽然现在进省人大,基本退休了,但是用张晨浩的话来说,老虎虽老,虎威尚存,季良哲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真的敢对孟清婉做什么吧?

至于孟清婉能捞我一次。

她就能捞我两次。

想到这里,我眼神不禁开始闪躲。

不过这些想法我并没有说出来,而是转而问起了顾卫公的事情,我看着张晨浩问道:“对了,你觉得顾卫公这次能不能出来?”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