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49章 沉船!

不远处,一座建立在高处的亭台中,沈从云正站在高处,往下俯瞰着湖泊中的二人。

她唇角微微勾起,之前她还在担心,会不会有其中一方拒绝出现。

于是,她让东福将两封信送出去不久,她就先行一步,独身一人来到了这儿。打算如果到了申时,还有一人没来时,她就亲自过去,以防让他们发现异样,下次就不会再过来了。

扁舟内,燕昊阳沉声说:“朕不知你与皇后曾经有过什么仇怨,但她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

姜婉儿心底浮现一丝冷笑:“那皇上可知,那日臣妾落入湖水中……”

“是你自己未曾站稳,落入水里。皇后是为了拉你上来,却被你拖拽入水里的。”燕昊阳冷声道,“难道你连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忘了吗?这些,是你的贴身丫鬟翠竹在内务府亲自录的口供。”

姜婉儿微微震惊,原来真的像沈从云说的那般。

可心底的一丝动容,很快又因为想到前世的事情而化为乌有。

燕昊阳见她紧闭薄唇,不在言语,冷声道:“再有你中毒一事,与皇后更是没有关联。身为中宫之主,她本该当日就请你离开景元宫。然而,她见你行动困难,宁可一个人去住暖阁,也不愿让你离开。”

“那日,你的耳坠子是朕丢的。朕知道她性子活泼,再加上景元宫中一针一线,皆是朕亲自赏赐,朕很清楚那只翡翠耳坠并不是她的。”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