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和尚跑了

虽然陕西的税务新政得以推行,但是皇帝和内阁之间的矛盾开始显现出来。

本来谢敏洪不想管,但是高莫龄劝他莫看韩谓笑话:

“那陕西的几个人:蒋存理是山东人,卫橦是河南的,伍宪哲是辽东人,沈柚虽是盐城出身,可他是李畏三的老部下。

若他们把陕西料理清楚了,北人可就趾高气昂,您觉得这是好事么?”

这样一来,谢敏洪和韩谓罕见地站在一起,质疑这两个文件。谢敏洪的理由是徒费民力增加开支,韩谓更干脆地说没有先例风险难料。

古林倒不以为然反正也不怎么涉及他兵部。仪中生对于未完税者交各地刑房拘束劳役颇有担忧,万一碰上个灾年啥的欠税激增,自己刑部可应付不过来。

皇帝听了便在御前会议上抛出应对措施:

首先他拿出李丹的密折,关于实施这两个文件全陕需要增设的吏员职位人数、增加开支预算以及消化以上费用的办法,尤其是税收增加后陕西增加的提留和上缴分别是多少,如何确保增加的开支在提留范围内等等。让谢敏洪先哑口无言。

接着赵拓批评韩谓不敢创新为先,古人任何新政的推出哪里都是有先例可循,隋文帝创科举,难道汉朝有科举么?

一通火力喷射把韩谓也说得冒汗不敢明确表示反对。最后内阁同意拿回去商议和沟通。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