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他不来我去

进入渭南,李丹忽然不走了,以旅途过于疲劳为名待在驿馆的馆舍里,只让温舟等带领商贾和士子的队伍先进西安府落脚。

这下子打乱了所有人的安排。布政使蒋存理、提刑按察使卫橦(chuang,音同窗)、都指挥使沈柚、左参政伍宪哲,还有西安知府孟季平、守备参将陆城远,几大员坐在一起莫名其妙,都猜不出这位新贵打的什么主意。

“难道他是以此表达某种不满?”卫橦猜测说。

“按说不应该。”蒋存理摇头:“形势紧迫,洛川告急,市面钱贵,人情汹汹……。他是来办差的,哪有坐视的道理?”

“是呀,他不急皇上还急呢!”伍宪哲点头同意:“这乱哄哄的,不理清楚头绪,今年的夏税可怎么收?”税收是他的责任,所以这仁兄最着急此事。

沈柚不说话,他是几个人里心底比较有谱的一个。昨日便有快马急送了钦差的指示:陕西全境封关封渡!所谓封关封渡,就是各个关口、渡口都闭锁,只进不出!

陕西这地方是北高、中低、南山地,所谓关中就是指这个“中低”的地区,古称“京兆”。

汉中也有点平地,但那是四周皆山,平地面积比关中小很多,所以刘邦不乐意做汉中王,憋着要出陈仓夺关中就是这道理。

西有散关(大散关),东有函谷关、潼关,南有武关、蓝关,北有萧关。在要路上还有关隘,比如关中去汉中必经的破锣寨(散关道)、铜川金锁关和石门、延北的石嘴驿等等。

所有的关隘都闭锁,陕西这地方就成了一个进不去、出不来的鼠笼子,中间还有几道隔间。你跑到哪个隔间里都不免被逮住。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