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议和的呱噪

“臣丹,叩首再拜……。”

“停!你给朕省去那些乌里巴嗦的,直接捡内容念来!”赵拓不耐烦听官样文句,直接拦住了梁芜的照本宣科。

“皇上要听这仗怎么打的,你就从开战前说起吧。”刘堪提示说。

听刘太监这么说,惴惴不安的梁芜总算找到方向,略扫两眼,便从巨流河口的安排开始讲起,夜间夜不收班长余亮带队捕俘,然后清晨敌大军开动说起,如故事般娓娓道来。

皇帝听得认真,时而踱步,时而思索,听到地名时边叫停,跑到书案一侧悬挂的大幅《沈阳及周边军用地图》上查找,这图居然和李丹所用是一模一样。

原来李丹从来都是做好两份,然后送一份进京呈送御览。

“嗯,也必汗仗着人多势众,想要分兵一万去看住五龙岭,可惜他不知道潘畅已经做好准备要对付他了!”皇帝嘴角浮出笑意。

当听到水淹克尔各东路军,赵拓大笑:“他这是仿关云长水淹七军啊!”

“陛下,这手笔臣以为更加漂亮。”刘堪躬身道:“关圣淹的是被围之敌,李监军可是面对强敌。

他先在巨流河堡安插了一支小队,然后以此为屏障偷偷派秦将军筑坝,同时以一万人正面牢牢吸引了敌人注意力,这才使洪水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