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赏罚五龙岭

石毫的中军官姓官,看着年轻的监军他就差说“我叫不紧张”了,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现在五龙岭就像柴堆上的热锅,官中军明白几次败仗下来当兵的心里憋着什么样的怒火,随时会把自己身处的这座大帐烧成白地。

“其实刚开始打得真是不错,坏就坏在后来柳条沟大败上了!”他坐在李丹面前懊恼地喃喃说,两手不住地在战裙上蹭,似乎有没完没了的汗。

“最有功的是罗光恩守库伦,三千人足足挡了人家好几天,连大帅都说实在太不容易了!”他叹口气:“罗指挥使突围出来,剩下的人没有不带伤的,看得军医直掉眼泪。”

“柳条沟发生的事你知道多少?上万人的溃败是怎么发生的?”卢瑞沉声问道。

官中军咽了口吐沫,他已经知道这人是翼龙卫派来的千户,尚方宝剑就保存在他手里。他坐直了身体:

“回大人话(翼龙卫千户是正五品,但见官大一级相当于四品,官中军是副千户从五品,所以他称卢瑞为大人),当时战场上我军有四位指挥使在战斗。

从北往南依次是韩德勤、秦驼、周必功和佟宝瑞。韩德勤发现侧翼出现敌军骑兵,来不及调整防御,就让自己弟弟带着亲兵迎上去,可没用!

队伍被截断,前边的人慌了,韩德勤不知为何却下令鸣金,队伍更慌且一发不可收拾。秦驼本来和韩德勤有隙,见状以为他故意放水要害自己,赶紧叫队伍后退。

这下敌人骑兵倒是被挡住,可右翼就全溃了。左翼周必功直接被人家居高临下地射,损失不小。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