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发财了

公子居然半路起意去混堂洗浴,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陆九措手不及,他既不能把李丹扔到市井小民阶层用的混堂,也不敢再沿着京兆南街往前走,那边过于香艳!

脑筋一转他拐上雪燕路,从万和桥往南沿着河边踅摸。蔡河西岸靠近官员住宅区,相对文雅许多。

一路打听,便有老者指点说前边古井巷里有家丰润堂,却是幽雅闲静的好去处,还说常有官员光顾这家,唯是马车进不去。

于是陆九在巷口停车,李丹带了毛仔弟沿着仅有八尺宽的巷道往里面走。那丰润堂在门口点了个羊皮灯笼放在地上,昏暗的巷子里老远便看见。

还未到门前,就见里面走出两个道袍之人,李丹却认得其中之一。连忙笑着上前躬身行礼:“丹拜见朱相,友涛(朱瞻墡字)公今日怎么这样清闲?”

朱瞻墡一瞧乐了:“哟,李探花,你今日也有闲?”

“唉,才不是!侄儿这一大早忙得脚打后脑勺,跑了一身汗!这不,正想来梳洗下,不然这等狼狈实在不好见人。”

朱瞻墡晓得他是兼着职方司的,不好问他都在忙什么,点头说:“你先忙,我得帮朋友寻个牙人卖园子去,回头得空咱们家里聊。”

他因兄长朱瞻基来信要他千万重视这个年轻人,且此人对侄儿朱祁镇多有相助之恩,所以和他如叔侄般对谈,并无丝毫相臣的架子,倒是让旁边那人看得非常惊讶。

李丹本来也就想打个招呼寒暄而已,不料听他说“卖园子”三个字立刻上心。“卖什么,园子?世叔请留步,可否让丹知道这园子多大、在什么位置?”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