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御前会议

殿试结果毫无悬念。只是皇帝和内阁最中意的那篇策论开卷后发现并非状元窦青所写,却是探花郎李丹的!震惊之余有人说不会是誊卷时出错了吧?

调来原卷对比,不但没发现问题,李丹写诗赋时的一手行草又震惊了全场。

“咳、咳,”本届的主考官礼部右侍郎苏步舟开口说:“列位都看清了?探花郎原卷与誊卷相符,这没什么疑问了吧?”此君据说是苏辙的后代。

上届本来是他主考,结果皇帝做人情临时给了朱瞻墡,这次好容易露脸,又有人怀疑两卷不符,让他十分搓火。

首辅看看所有人,见大家都不说话了,便道:“看来探花郎果真才华出众,此真国家之幸也!”这是句废话,但作为首辅他必须说点什么。

刘堪看着卷子重新呈递上来,心中冷笑,将两份卷子都放在御书案上供皇帝对比。

因李丹平时经常用铅笔或鹅毛笔写字呈给赵拓看,皇帝还是头回瞧见他的行草,禁不住喝彩了声:“好字,真如其人也!”下面顿时一片附和。

韩谓有点莫名,心想皇帝这话说得,倒好像你与李丹很熟识一般。他向上拱手:“恭喜陛下得此贤才,只是……这名次如何排序?还请陛下乾心独断。”

意思很明白:皇上,这人你要觉得还不错,那你看是把探花黜下去,还是连状元也扒拉掉?给个话呗。

“臣以为不妥。”谢敏洪摇头:“李探花虽然策论做得好,可毕竟科举是以圣学取材,经义上还是人家状元和榜眼更强些,仅仅因为一篇策论便要调整次序,岂不是轻率?”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