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画图论草原

克伦很高兴眼前这个汉人遵守信诺来营地看他,尤其是听说对方乃新科探花,还是有勋位的爵爷时喜出望外,立即让人去禀报自己的父汗,同时殷勤地请李丹到自己帐内。

李丹刚迈腿又缩了回来,原来里面有两位年轻女子。据他所知,从规矩上讲,没有主人许可外人不能进入有家眷的敖包。

厄古人以前不讲究这些,但自前朝定都燕京开始接受汉式教育,他们多少受些影响,且漠南各部汉化程度较深,上层更是如此。

他拿不准乌拉部的习俗,所以最好是先退出,征得主人的同意。

克伦见状哈哈大笑:“探花郎不必拘礼,你是好朋友,咱们不见外!”说着先进去,李丹这才微笑着跟了进去。“这是贱内,”克伦介绍:“我已经有两个妻子和一个儿子。”

“哦!赛罕艾乐白纳塔(多么幸福的一家人呐)!”李丹恭维,他本以为年纪看上去更小的是他另一位妻子,不料他却介绍说:

“这是我妹妹额济纳。我有三个妹妹,最小的才这么高。额济纳是二妹妹,她今年十六岁了。”

“哦,比我小两岁。”李丹说完就有点后悔,因为他看到克伦很诡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摸着下巴嘿嘿笑起来,额济纳的脸唰地红成一块布。

“你的儿子没有来?”李丹赶紧打岔:“其实一起来中原看看多好。”

“不、不行,我或者他必须留一个在草原上。”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