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对岸有追兵

曹均有浑身湿漉漉地,拍马逃回北门外大营,这之前陆续已有百来人逃回。闻听说三将军被俘,全军大败,白条苏吓得失魂落魄。

“校尉不可无主张,请马上派人给大公子告急,并下令全营戒严,以防上饶守军出城袭击!”曹均有告诉他。

“你、你、你怎可失了三将军,什么时候失足落水不好,偏在这个节骨眼上!”

白条苏都快哭了。他知道万一娄世凡有事,自己作为营里剩下诸人中地位最高的那个,搞不好就会被急红眼的娄家父子拿来“咔嚓”出气。

“欸,你现在说这个有甚用?赶快去报信才是最要紧的!”曹均有跌脚道。白条苏无可奈何只得派人去报信。他哪里敢不报,那样的话出不出事都给人以砍头的口实了。

娄世用听说弟弟被擒,唬得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什么,又被擒了?”

他这个“又”字出口便觉得不妥,但已经收不回来。看了看周围的文武之后他清了清喉咙,拿起桌上的茶饮了一口,然后问:“是被谁抓走的?”

“听说是青衫队的一个首领,叫做高和尚的。”送信的人犹豫着不敢往下说,被娄世用狠狠瞪了一眼才磕个头:“那人,以前就是三将军手下,后降了青衫队的。”

这话还不如别说呢,真是越描越黑。旁边的贺章赶紧将手一挥:“行了,没你的事啦,下去歇息吧!”

“谢林泉先生(贺章号林泉)!”来使如蒙大赦,赶紧退出大殿了。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