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独探来凤桥

桥是拱形的,但地势上说北高、南低。四周鸟鸣周周、虫声唧唧,山上那些已经变红、变黄的植物与深绿交织,好像在清晨朦胧的雾色后面藏了幅美丽的山水图画。

桥下的河阔约三丈余,此深秋时节,河水并不急,声音都是慢悠悠的。它似乎因为空气变冷而懒惰了,但仍浮在水面上的雾气却知道,它其实不浅,搞不好也是能淹死人的!

“嘘——!”李丹回过头来对众人做了个噤声手势,他用严厉的目光等了呲牙咧嘴的陆九等人一眼,然后转过身,缓慢无声地朝木桥而去。

赵宝根不由自主地咽口吐沫,他看到搭档卢瑞眉头紧锁,心想万一这李爵爷在这里出事,咱俩可如何回去缴旨呢?

周涂则从身后抽出三枝箭来,一枝叼在嘴里,一枝拿在握弓的手里,另一支搭上了弦。

赖伍发伸长脖子手放在刀柄上,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停止了。

他当然还记得自己在这桥上当哨兵,结果捡条命做了俘虏的事,那好像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现在,他只在心里恳求上天千万不要让爵爷脚下发出声响啊!

大家就这样看着李丹的背影,一步步朝桥头方向走。每一片被踩碎的干树叶都被他们在心里咒骂,好像它们就不该会发出声响似地。

李丹自己也小心翼翼,他倒不是担心脚下,主要是……桥的另一头有敌人守军,李丹甚至可以听到他们低声在交谈。

他戴着顶竹笠,晨曦里凝聚的雾水正从帽檐滴下,滴在他披着的蓑衣上清晰可闻。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