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十字街谈心

一般来说,谢敏洪和郑寿这两位内阁之位竞争者面对面遇上的可能性非常小,不过今日路过的少数官员惊讶地看到,他们不仅相遇,而且还攀谈起来。

和瘦高的谢敏洪相比,“九头鸟”郑寿几乎矮了他半头,不过他有自己的优势——比谢敏洪年长六岁,在官场上更富有经验以及更深厚的人脉。

郑寿两度入职吏部,先做广南司、河南司主事,到工部转了圈回来又接着做右侍郎,所以他对上下官员的情况熟络得很,简直可以了然于心,这就是一直在中书省的谢敏洪欠缺的了。

所以谢敏洪的堂上客多为中下级官僚,而郑寿做生(过生日)时来送礼的却以中上层官员为主。

加上他还有个任川南宣慰使的弟弟郑言,兄弟俩一个正三品,一个从三品,让人不得不重视郑家的实力。

用郑寿的话来说,自己是个慢性子,什么时候都不紧不慢,就算天大事情落下来他也还是会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娓娓道来,这叫养气功夫。

在他看来谢敏洪在这方面有些刻意模仿自己,但只学到了皮毛而缺乏精髓。从宦二十余年,郑寿早就看穿了许多事。

作为湖广、川蜀(即川楚系)官员的领军人物,他经历了两代君王,深知君心难测。他知道谢敏洪总觉得陛下年轻,这点郑寿极其不同意。

主不可轻、君不可欺,这是他做人的原则,也是他自认谨慎保身的基本点,绝对不能够逾越!

从面相上看,郑寿也认为自己的四方脸比谢敏洪的长脸更有福相,他总是和和气气,不与人争,也不居高临下待人,更不会像谢敏洪那样觉得自己聪明到可以弄人于鼓掌。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