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抱月亭诗会

许保中抓抓头皮,反过来问方谓可有大作了,方谓翻翻眼皮:“你知我不喜这种场合,随便应个景而已。”

说完便找来纸笔写,却是一笔仿徽宗瘦金体,却是如削金断铁,毫无作秀,看得赵拓不禁扬了扬眉。见他写:

金风荡漾柳条斜,一湖平添两岸沙。

明日归来还是客,枫林掩映是谁家。

“噫,果然有诗,那我却不得不写了!”许保中被他勾起兴致,心痒难耐。铺开纸笔却左看右看,赵拓等正不知他在找什么,方谓不说话,转身到亭子里拎出半坛酒来。

许保中呵呵一笑抱起酒坛,一气喝掉了小半,忽听远处不知哪里传来若有若无的箫声,众人正转着脑袋找源头,许保中放下酒坛抹抹嘴,挥笔便写:“秋风秋水秋心情……。”

方谓冷笑:“你若写不出也不必这样凑合!”

许保中不理,继续写:“……此去明年复到京。”

“咦?”方谓吃了一惊:“兄要归乡?”

“家中小事我却必须回去,好在路途不远,去去便回!”说着许保中接着写下:“却羡沙汀鸥鹭好,一双相对画溪声。”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