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天心皆善变

杨缟带着崔俊勇、姬国梁、韩谓以及侯燮已经在殿里坐了小半个时辰,心里未免惴惴。虽然是打了胜仗特地恭贺并告捷的,但他心里着实不轻松。

这话怎么说哩,杨贺父子长时间占据东乡,搞得抚州、南昌两府鸡犬不宁。

临川县、洪都县税收断绝,官军缩在城里瑟瑟发抖,官员们成天愁眉不展地奏报说“贼势甚大,不可制也”。

但是人家赵重弼居然出手连战告捷,转眼丢掉的已经收复第五(刚刚收到最新消息金溪县业已收复)座县城了!两千官军加上两千团练竟如入无人之境,看得人眼花缭乱。

杨缟真不知该恭喜皇上,还是为自己的官运到头而哀叹。他心情复杂、矛盾,忍不住偷偷抬眼看了下对面的姬国梁。

“此人现在可谓春风得意,哼!他一定就等着老夫下台,好自然接手做这个首辅的那天!”杨缟暗自恼火。

姬国梁兴奋得脸上都冒出光来,余干大捷后,连着五城收复,这不能不让他这个兵部尚书高兴,这是兵部最露脸的时刻呀!

此刻他正手拈白须,望着天花某处不知在想些什么,心思好像根本不在杨缟这里。

“诸位大人,久等了。”刘太监忽然从宝座后面的夹道出来,他的出现让几位老臣都立身起来,皇帝驾临啦。

“各位爱卿久等,朕正着急给一位臣工写信,所以耽搁了些实在抱歉!”赵拓对内阁的老大人们说话一向比较客气。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