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梁伯亮诱敌

门响了一下,有张脸出现在光线里。“出来吧,有人要见你。”那人大声说,还向床上的廉大香招招手。他认出来,就是这老表中午教他怎么用剖开的胡饼夹香菜和熏肉吃的。

他笑嘻嘻地起身:“怎么,又有好吃的?”这两天常有人来找他聊天,一来就带酒菜肉食,边吃边聊,关于江山军、杨家父子、他们怎么招募兵员等等。

“嘿你这厮,当俘虏还吃上瘾了!”那个镇抚兵显得有些哭笑不得:“不怕把自己吃成球么?还是你们那边连将军都吃不饱啊?”

廉大香有点不好意思,说实不相瞒,吃饱倒不是难事,关键没这么多花样。

“你们这里每次来的人带的菜都不一样,连鱼都没做重样过。难道你们把谁家酒楼的掌柜抓来了?”他边走边问那镇抚。

镇抚官一嘁:“我们青衫队才不会和你们似的乱抓人,咱们有军法,叫做《三大军纪八项注意》,哪个违反了轻则军棍、罚去辅兵队劳作,重则赶出去终生不许录用!”

“这么严?”廉大香有点不信。他走着走着忽然站住了,看看自己又回头瞧瞧那间牢房。

“咦,怎么不走了?”镇抚听到后面没动静,忙回头,见他在原地发怔,催促道:“快走啊,旅正还等着你呐!”

“咱们就这么走?”廉大香伸出手:“你是不是该给我戴个枷,或者最少拿绳索绑着些啊?不然你们将军见我这样,难道不会对你发怒?”

“我说你这人好磨叽,需要绑的话我还用你提醒么?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