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赖五宝断后

“啪!”茶盏落在地上茶汤四溅,赵重弼不顾身份地大叫了声:“进贤失守?这是何时的事情?”李丹的回答他仿佛没听见,额头上汗涔涔地,面色苍白,喃喃说:

“贼军北上这是要做甚?难道他们不打抚州改攻南昌么?”他现在是“赣中南宣抚督察使”,这剿匪还未动作,县城却丢了一座,不能不让他感到震惊。

“督察使大人莫慌。”李丹沉静的语音唤醒了他。“城是失守了,可队伍跑出来了呀。”这明显就是句安慰话,赵重弼不由苦笑了下,却听李丹又说:

“那守备死了,把总韩奉国还在。他把剩余的兵收集起来退守塘溪,背靠水牛岭,倚着抚河,声称要保卫南昌哩。”

“哦?这样说来终于有一个有胆子的。”赵重弼这时才想起掏出帕子来抹抹额头上的汗水,然后说:“那进贤城内的情形如何了?”

消息传来三天过去,传信不断往来于梅港和安仁之间,众人这才渐渐了解到些情况。原来城也不是一下子就破的,开始守军还抵抗,因敌人从南门进,百姓往城北跑。

偏那县令是个“爱民”的,叫人开了北面的两门放士绅们逃命,不料一下子引起了城内的大恐慌。

若是众志成城死守,混进来的那小撮乱匪也不一定就能成功,但是听说老爷们都从北门逃了,顿时让所有人失去再战的念头,个个只想争先逃走,或者赶紧回家去安顿自己家小。

官军也因此乱了阵脚开始出现崩溃的兆头,守备在混战中突然中箭,使得他们丧失了最后坚守的决心,江山军反而士气大振。

这时候出现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那韩把总,带着官军主力往西门撤,好在江山军兵力不足并未围住其它门,所以这伙人突围而出。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