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帝后妃和诗

老臣们退出,大殿内重归安静,皇帝放下手中一份红锦封皮的折子,自言自语说:“今日多亏有母后。”

刘太监听了轻声凑趣道:“圣母在朝,这天都是喜悦的。”

皇帝轻轻地笑了。他想起张太后离开时半嗔怪地小声说:“皇后很好,听到里面声音在宫门外为陛下甚忧心。就是太柔了,这样软的性子,我真担心将来会被别人欺负。”

“唉,可是母后不知道,朕就是喜欢他这个软软糯糯的性子呀!”皇帝心想,口中却说:“大伴,你说要是皇后也像母后这种性格,好不好?”

“皇上谬矣。”刘太监抿嘴笑着回答。

“哦,怎么说?”

“皇后就是皇后,何必强要她变成何人?再者说,以陛下之刚配皇后之柔,乃天作之合。若是皇后也是个刚强的性子,这后宫还能安宁吗?”

“诶,你这话说得有理,符合阴阳之道。”皇帝赞了一句。

刘太监微笑着欠身,神使鬼差地说了句:“其实人的性子是会改变的。”

“嗯?”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