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先生的先生

“咱们不白打呵,通过委员会,可以让两地出资支持团练武装,可要支持官军只怕好多人就要打退堂鼓。

为什么呢?因为团练是会留下来保护乡梓的,而官军将来有可能被调到别处去,甚至像这次让咱们组建的游兵营,更可能打完仗大部分便就地解散了,那出资人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出资委员会只适用于团练,不适合给官军配套。官军如要获得充沛的补给,恐怕要另外想个办法。”

李丹想到的办法实际是借鉴前世看到的盐引制度,这个办法的核心是承包制。把军队需要的粮秣运输与提供、服装、武器、牲畜等诸项目开列出来,找个承包商具体负责,并允许承包商将其中子项分包给下级分包商。

然后军队与承包商、分包商分别签约,军队负责他们的保护和商路畅通,商人们负责按时、按质、按量将物资送达军队指定的各单位手中。

军队获得了补给,反过来从缴获中拿出部分分红回馈商人。

更重要的是同意控制区,尤其是新占领或收复地区内的无主、资敌商业、工矿资源优先对这些商人提供拍卖,或对其提供官方承诺的减税、通关优惠等等。

李丹侃侃而谈,赵重弼已经两眼发亮了,急忙叫人去请了卫书办过来,就是此前他派到京城去见皇帝的那个夫子。

卫书办和李丹仔细聊过这个办法,立即觉得甚好。“如此好主意不能只在余干和安仁推行。”他转向赵重弼:

“大人何不上书府君,请他同意在全饶州通告并实施?以饶州一府之力支持万余官军,强似两县呵!”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