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含悲夜出兵

听说虞志庸遇刺,正用午食的李丹放下筷子,首次麾下中层指挥身亡,他感到痛心和愤怒。谁干的,他怎能得手,你们这么多高手为什么没拦住?

这些李丹本想问的问题到嘴边又忍住了。他相信冯参、审杰、李铁刀都不是傻子和无能之辈,他们应该已经尽力。

现在这样事后责怪和愤怒,又有什么用?再说也不合适宜。

“大兄,请通知韩先生,按条例加等优抚家属,厚葬!

许其一子来余干,或进县学、或侍从我,或去新成立的工商学院读书、学技,均可。由茶山社(虞志庸是梅港本社分部首批社员)的基金里出资供给。”他压抑着悲愤缓缓说。

同桌正一起用餐的李著点头:“好,我即刻行文到余干。”他这次来不但是行安仁主簿事的身份,而且还是行参军事。

“同时行文给范县尊和赵同知知晓。”李丹紧紧地闭了闭嘴唇补充说,毕竟虞志庸是从九品的吏员身份,再小也是朝廷命官。李著也答应了。

然后李丹让冯参下去用午食。冯参愣了:“大人,您不下令缉拿此人吗?而且,我担心他会找到这里来。

您是不是……把中军转移到杨埠的堡寨?那样更安全,这也是审大侠临走时一再叮嘱我转告的。”

“你们不是已经通知了余干还有白马水关吗?那样的话我相信他往北走是很困难了。如果他想来这里找我,那就让他来好啦。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