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连番不速客

“唉,你们活得可真是憋屈!”谢三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放下酒杯压低声音问:

“两位都是亳塘寨能做主的人,就打算让你们这些弟兄和家眷一直这样挨着不成?若是想换个活法,我有一计兴许能帮你们改天换日!”

因为明早出发,白燕离开聚义厅后把儿子、夫人先叫过来一一嘱咐、安排,然后回到书房坐在那里运功。

当气自曲骨沿脊柱而上到达风池,汇聚颅顶后下坠睛明、冲击太阳再回到四明,最后归结龈交,舌内津唾三转三咽,再经天池下行……。

将至膻中,他忽然收功凝神,抬眼望去,见长子白川正走上台阶。

“嗯?”他还未散功,这时候擅动或擅言容易导致气息紊乱,也就是寻常人说的岔气或走火入魔,故而只微微发出了声疑问。

“父亲,魏道长来了。”白川躬身相告。

“唉!”白燕无奈,深吸气再缓缓吐出,这才慢慢放下盘着的双腿起身,摇头说了句:“风雨从未迟,吹皱满湖秋。树欲静而风不止呵,奈何?”说完端起茶盏喝了一小口。

“魏叔父还是个讲道义的。”白川轻声说。

“嗯,不然我也不会起身了。”白燕将茶盏放在侍女捧着的托盘里,点点头:“他还是不甘心呐。也罢,有些话还该私下里沟通才是。”说完便往外走。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