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毁家纾城难

闻听这个消息,在座包括县尊在内全都脸上变色,范老爷禁不住伸手抻李丹袖子,他这个意思是:我的小爷,这样的事,难道不该咱们私下里聊吗?

“县尊莫怪我直接,”李丹干脆转过身来微笑着对范老爷一揖说:“与其大家在下面嘀嘀咕咕、妄加揣测,倒不如让所有人知道详情。”然后重新坐正身体:

“在座都是丹的长辈,尊长在前,丹不可胡言,亦不敢擅加隐瞒。目下余干正处于风暴、激流之中,要么奋勇向前穿过漩涡,要么船毁人亡!”

“呃,三郎能不能说具体些?你这话有点……把我等都吓到了。”徐同看看呆若木鸡的众人,苦笑说:

“咱们只知道贼人窥视县城,前几日昭毅将军阁下还带人与湖匪在北门外遭遇来着。但是如你说的,是不是又有点……,果真有那等严重?”

“徐二叔,县尊是看过公文的,上面明白写着要我回来做两件事:组织乡勇团练、抗击来犯匪部。为什么这样写?这是出于同知大人对敌情的判断。

各位都知道杨星叛匪已经占据安仁县城,前锋窥视黄埠的消息。刚才徐二叔也说了湖匪曾来北门外窥视,但大家应该不知道其实湖匪一直在想联合东边的矿乱。

同知大人认为他们联络各路矿乱,目的是扩大实力,并且很有可能还打算在余干接应杨星部北上。

余干被占领,则湖东诸州县与湖西布政使司之间联络切断,整个饶州府就有全部沦陷的危险!”

下面顿时哗然。吴家的家主吴玄业手扶着桌沿站起来:“三郎呵,鄱阳可是一府之首、官军驻在之地,不会就这么放任不管吧?”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