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李举人劝父

轿子一路抬到李府巷口,却停住进不去了。“怎么回事啊?”范老爷不高兴地问道。这真是莫名其妙,难道还会有人看见本老爷的轿子堵住不让过吗?

“老爷,里头真进不去啦。”卫雄到前面看了看,扶着刀柄颠儿、颠儿地跑回来,为难地向他报告:

“从府门影壁开始都是马车,堵了半条巷子。车要是不先出来,咱们就只能在这巷口下了。”

“嗯?”范老爷十分奇怪:“二房和三房都已经搬出去了呀?这会子李府大老爷在折腾个甚?”

“呃,小人也不太清楚。”卫雄刚说完,眼角瞥见从府门那边有个人撩着衣袍下摆正一路小跑着过来,便叉手轻声说:“老爷,李二郎来了。”说完后退了一步站到轿旁。

“李靳拜见县尊大老爷,大老爷安好!”外面一个年轻人高声道。

范太尊从帘子后面朝外瞟了眼,有些不快地问:“牧台(李靳字)呀,你们家这是在忙什么呢,搞得本县来了连门都进不去?”

“这……,老大人见谅,学生已经命他们立刻闪避。请大人稍候,学生马上把路让开。哦,学生已经遣人去通知家父,父亲马上就到!”

李靳说完,告了声罪,抹着额头的汗水赶紧朝影壁跑去。

由于已完成过继手续,也进家祠告过祖宗了,所以李靳现在口里说的“父亲”不是他亲生父亲李严,而是指他的继父大老爷李肃了。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