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量力需自省

然而李丹没见到韩守备,他已急匆匆上任去了,新守备还未到职。

“既如此,请李防御暂时在营中休整。毕竟一去月余,就是手下弟兄和民夫们也都辛苦了。”守备府的事情现在是由一位蒋把总代办,他眼神似不大好,看人总是眯缝着眼睛。

“好吧,多谢把总指点。”李丹当然乐意,心想正好趁此练兵。正要分手,李丹忽然回头,若有所思地叫了声:“把总且留步!”

“怎的,李防御还有什么指教?”那把总见他也不曾有点表示,心里对这公子哥便有些不爽,说话带了两分冷淡。

“不敢提指教二字。只因我方才见蒋把总阅读时将文牍放到很远,且需要眯起眼来看,十分吃力,想问问足下可是常有眼部酸胀、头痛的感觉?”

“嗯?”蒋把总转过身来点头:“确实如此,怎么,难道李防御有什么好办法医治么?”

“倒不是晚辈会医治,是我可以做一物,令君免去视物时的尴尬,或多或少也可减轻眼胀、头痛的困扰。”

“哦?此物在哪里?”

李丹请他稍等,走到门外向毛仔弟讨来望远镜,拧开前后盖分别取出两块透镜,转身回来,先将一块放在蒋把总手里。

蒋把总拿起来嘴里念叨:“这是什么呀?”举起来一看,李丹纤毫毕现地笑嘻嘻站在自己面前,将他吓了一跳。赶紧再看守备府的大门,连上面的木纹都清清楚楚。

前往APP,全本免费看! 付费购买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