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免费
已抢580 %
第六十七章 忽悠花臂膊 (1)

“三郎,真的约他明日再来打?何不趁今日将花臂膊拿了?”

“就是,我看他也累得够呛,保不齐我等再围他片刻便能留下这厮呢?”

往回走的路上,黑木和刘宏升先后说。

李丹看看他们,微笑说:

“留下他容易,并非难事,可万一你们中哪个不小心有了闪失,那我上哪儿去弥补,岂非得不偿失?

布衣首辅 全本免费看
点击领取

用一个反贼的脑袋换我兄弟手足,这个买卖划不来,更不值得!”

四个人互相看了眼,跑到马前拜伏跪了,纷纷道:

“李三郎带我等如日月当空,属下必尽心竭力报答!”

李丹笑着下马拉他们起来,说:“以后这话只能私下说说,若传出去恐怕会有闲话。

丹与众位兄弟有缘相聚,天降四骁将与我,我必信重、爱护汝等。与诸君约:苟富贵,勿相忘!”

四人皆热泪盈眶,连后面的冯三看了也觉得心潮起伏,“但愿这次是真的跟对了主子!”他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

回到山上,李丹便告诉顾大:

“明日高挂免战牌,就说本防御夜间上来凤阁夜观天象,下山时不慎着风受凉,故……休养两日!”

众人这才知道他根本没打算真的守约,存心要白耍那娄世凡,都憋着笑互相递眼色,却无人去傻傻地揭穿谜底。

“我们可没功夫陪他玩。”李丹走进中军说。

这时盛把总念顾着东边的安危,他自己话说出口不能打脸,所以看着两边分手不打,他转身带着亲兵赶紧回云峰顶去布置那边的防务了。

李丹派传令通知南山突出部守卫诸头领,休息半个时辰然后聚齐中军议事。

这功夫他走向军帐,两块油布连在一起用竹子撑起来搭成防雨棚,下边是竹子和劈开的竹篾制成的桌子,桌上是赵敬子跟着他转遍南山后,趁着黎明的晨曦带两名传令用红泥堆、捏出来的沙盘。

丘陵土坡、云峰和石梯,小桥和沙粒表示出来的河流,应有尽有。

“防御看怎样,还比较像吧?”赵敬子得意地搓搓手:“这个办法真好,一眼就全看到了,和在眼底下似的。”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但还要继续细化。”李丹招手把两名传令招来也听听:

“留着空余的地方,就是想你们尽快把北山、西山、凤岭镇都做上去。

另外还有细节,比如哪里有树林或竹林,哪里是铳台、篱笆,守卫主将是谁都要标注上去。

献甫(赵敬子字)有才,你以后做个参军,专门管这件事。

去民工队挑腿脚好,看了山就能捏出准确形状的,或者会捏泥人儿的,会竹、木手艺的招三、五人专做沙盘,还要教会他们看图、绘图。”

“那……,他们还跟我吗?”赵敬子终于有了正式职分,喜气洋洋中指指传令们。

“跟,再从前营里挑六个人组个侦缉队,专门查探战场地形,绘制沿路地图,由他俩带队。

前营的缺额到民工队里找饶州籍的人,或从俘虏里补充。”

李丹说完让传令们离开,招手让站在棚外的巴师爷和吴茂进来,对宋小牛指示:

“以后常留一伍在中军,尤其要守卫这沙盘和地图,只能队正以上靠近,其他人需在十步以外。

哦,亲卫扩到两什,到各营去招募自愿者,我和你提过有两名亲卫不错的,放出去做伍长罢。”

正陆陆续续吩咐着,忽然看见个熟人面孔。李丹立即笑着从胡凳上起身走出来:“哟,这不是……?”

“窦三儿,大人您记性真好!”窦三儿谦卑地拱手行礼。

“欸呀呀,有些天没见,我还挺惦记你呢?看这服色,升总旗了?”李丹打量着给他道喜,慌得窦三儿赶紧还礼不迭。

“都是托您的福!自从属下认识了大人,时来运转呐!

真的,属下在司运铺误打误撞斩了个出来解手的贼,后来又接连有了七颗贼首的军功。

恰好属下原来的总旗阵亡,盛大人就把属下提拔了。”宋小牛给两人各搬来张竹凳,窦三儿谢过,坐在棚下阴凉处告诉李丹说。

“那你现在是守在云峰上还是……?”

“在大东丘北口那里。”窦三儿拱手道:“因为离得近,所以来和大人打个招呼。嘿嘿,无非是想和您近乎、近乎呗。”

“我倒还没去看过北口那里情形,篱笆可扎起来了?后营的弟兄们还在么,还是交接后已经去南丘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新用户7天限免,畅读全本
¥ 0.00¥65.00
下载纵横小说APP,新用户全本免费看
布衣首辅
加入书架
字体
A-
A+
夜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