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免费
已抢580 %
第二十五章 贼影盗踪 (2)

子叫上。没时间慢慢挑了,合适的话今天就订!”说完两人会账出来。

宋小牛去叫了那牙人,三个急匆匆往贤仁里。这地方已是北城的边缘,再往前一条街就属南城了。

余干南城因湖面和河道的原因呈不规则梯形,北城相对方正,据说北城时间更早,南城是后扩建形成的。

这贤仁里就在县学旁,租房的不少是买卖人或附学的儒生,房子相对较旧,院落狭小。

孙牙人指的这地方北侧是两间大屋,西侧灶间旁依次三间厢房,南屋有两间半大小。

布衣首辅 全本免费看
点击领取

院子不大,靠东北角有棵樟树,树下有石桌、石凳。伸头看屋里,空荡荡地,许是久无人居住的缘故,灰白墙皮都脱落了。

“这屋主人做什么的,为何要卖?”李丹问。

不料孙牙人面上一黯叹口气:“这家原姓顾,在山里开个小煤矿,颇有积蓄,十来年前买下这院子。不料朝廷突然说不让挖矿了,顾先生为这个差点吃官司。

上下打点后总算脱罪,可他也心灰意冷,决定回福建老家去种地。这房子是在托他一位好友叶先生在打理,只典不租。”他看看李丹神色:

“三郎你看,这套院子在巷子的中间相当幽静,往北就是甜水井,再过去便到西市口。这地方往那边走三百步是西城根,乃本县最深幽所在。

说句不好听的,前朝覆灭和本朝靖难两次战火破城都没波及这里,宝地呵!”

“哦?那顾先生只典不租,可是还打算东山再起?”李丹苦笑着开句玩笑。他心里清楚所谓两次城破这里没受战火的原因,西城墙外是锦江(信江)分水渠,俗称补河。

从河面上很难打到城墙,而墙下离开八十步直到河边都是软烂难行的滩涂沼泽,既不能扎营也难以组织进攻,更没有成片林木供制作攻城器械;

即使城北有事,距离远影响不到这里,南边则有东山和琵琶湖形成的天然屏障阻隔。

整个西墙都是石头基座,比其它三面更结实厚重,洪水期充当拦水坝,军事上倒没见起多大作用。

李丹想到自己这回出公差就是因为矿乱,没想到这家的主人也是个矿主,有时间可以请教一二。

再问,说这院子典卖的话全价六十五两,双方争了下,最后六十两成交。

但最后李丹总共付给对方六十八两,因为他想起要孙牙人帮忙找工在旁边开个旁门,以便驴车可以直接进入那半间屋改成的牲口棚子;

余下的六两是人家本来该收的牙钱(一成),另外交给官府的契费五十税一,也就是一两二钱银子,这些都是逃不掉的。

“敢问户主可是写公子的名字?”孙牙子问。

李丹想想,摇头告诉他说:“写李钱氏便好。”

“你真想跟我去?”和孙牙子分手后,李丹边走边和宋小牛聊让顾大、杨乙去招人的事。看着使劲点头的小牛,他无奈地摇摇头:“那你就跟着,做个镇抚员吧。”

“镇抚员是做什么的?”

“护卫我,维持军纪。”

“行,这个我干的来!”宋小牛坚定地说。

“咱说好,干镇抚首先你自己不能违反军法,知道吗?否则罪加一等!”李丹伸出个手指头在他面前恶狠狠地晃了晃。

“我、我就跟紧你,不会犯军法的!”小牛叫道。

“你去赛魁星那儿,找个叫杨链枷的,问问他当初在军队怎么做镇抚的,有哪些规矩。”李丹说完这话还没等听到小牛应出那个“好”字来,就觉得眼前有个人影一晃。

俗话说“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新用户7天限免,畅读全本
¥ 0.00¥65.00
下载纵横小说APP,新用户全本免费看
布衣首辅
加入书架
字体
A-
A+
夜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