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免费
已抢580 %
第二十章 陈梦儿赠诗 (1)

东山门兼有水、陆两门。水门突出在城墙外也叫水关,有三个拱圈,夜间放下木栅挡住。进来是水闸和收税的闸关,过了闸关里面是个小泊头,周围是一圈稍矮的城墙。

从东南往西排着从甲到戊字五座内码头。缴过税的船在内码头可以过夜、卸货、载货或下船采购补给都比较方便。

不交税或还未来得及办理税关的船只好在城外湖边的临时性码头停靠,也是从甲到戊五座,有长长的栈桥伸入湖中供船只停靠。

因不方便补给和卸载,这里停靠的多是客船,且靠近城墙五十步内范围是不许过夜的,晚上需要移船到更远处停泊。

真正的东山门实际是指水关旁边的陆门,下船的客人可步行或乘车、轿从此门入城。门洞并不宽大,刚够两辆马车并行。

布衣首辅 全本免费看
点击领取

本朝立国后在城门外加修一圈瓮城墙,中间有五丈开阔。瓮城门朝西临湖却更窄,马车要出去一辆才能再进来一辆。

外戊字码头离着城门最远,李丹跑出去五十丈远才看到。栈桥的尽头停靠着条官船和一条大沙船,有差役模样的人正牵着匹马从踏板上走下沙船船舱。

官船的踏板上似乎是女眷在人搀扶下正在上船,有差役挑着行李担儿在后面等候。

两个挎刀之人在栈桥头说话,见他疾步过来其中一人立即喝道:“什么人?钦犯家眷在此,闲人回避!”

李丹大怒,骂声:“闲人个鸟!”脚下步伐反而更快了。对方刷地抽刀向前,不料却“唉哟”地一声,刀飞了,人也捂着手腕跌坐在草地上。

“三郎,不得无礼!”随着一声大喝,周都头迅速从栈桥头跑过来。

李丹未料到周都头在此,顿时一愣停下脚步。“你怎在这里?”他问。

“我不在,你劫人就成功了!”周都头冷笑。

“周都头,你等什么?这样的贼子,还不立即索拿了!”坐在地上那个捂着腕子呲牙咧嘴地叫嚷着。

“小赵,你没事吧?”另一名看上去年长、沉稳的校尉嘴角带着笑上前问他。

“手差点断了,能没事么?”那赵校尉带了哭腔回答。

“呃……,两位,不是下吏不奉命,实在这李三郎天生神力在下打不过他。”周都头摊开两手说。

“你、你们有四个人呢!”

“漫说四个人,就是再把您二位加上,咱们也奈何不得他。”周都头咂嘴说。

“那、那怎么办?难道就听凭这厮把犯人劫走?”赵校尉恼火地叫道。

周都头没立即回答,调过脸抱拳对那年长校尉介绍:

“卢大人,这李三郎不是外人,乃先前陈家那个退婚女婿李五郎的兄长。五郎是李文成公的嫡子,这三郎乃庶长子是也。”

“哦?”卢校尉很有些意外地上下打量一番李丹:

“同门血脉,未料竟如此不同!你弟弟退婚前后连上门探望都不曾,而你竟追到这码头来。小兄弟,你有胆子做事,可敢告诉我为何要来此?”

“陈家伯父甫一上任便遭此横祸,受这样的处分过而不公,我一来是为他鸣不平的……!”

“大胆!”赵校尉歪着脑袋高叫:“这处分是皇上钦定,你个小民懂什么?”这时候有个差役已经跑过去将他扶起来,正为他掸去屁股上的泥土。

“虽是皇帝定的,也不一定就对!这话我就是见到陛下也敢这么说!”李丹右手紧紧攥着棍子,胸口剧烈起伏。

“哟,脾气还不小。”卢校尉“哧”地一笑:“你刚才说了一,难道还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新用户7天限免,畅读全本
¥ 0.00¥65.00
下载纵横小说APP,新用户全本免费看
布衣首辅
加入书架
字体
A-
A+
夜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