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免费
已抢580 %
第十六章 杨链枷卖马 (1)

“你两个在这里做甚哩?”李丹的话才落地,就听弄堂口有人断喝了声。

抬头看时,李严背着手站在巷口,身后跟着长随林子夫。小厮顺子正在后头指指戳戳地做鬼脸儿,大约意思是:三老爷生气,你们别招惹!

李丹躬身:“给三叔见礼,侄儿正要去还借来的书,碰上翠喜就一道说着话出来了。”

“婢子是奉了奶奶的话要去告诉门上,五郎忤逆了奶奶,因此要禁足五日。”

刚说可以出去了,怎么又禁足?李丹才晓得翠喜出来是为这个,不由偷偷做个鬼脸儿。

布衣首辅 全本免费看
点击领取

“哼!都不是省油的灯!”李严气呼呼地骂道。

“三叔这是怎么了?谁招您生气啦?”李丹见他乱骂一通有点儿莫名其妙。

李严鼓着腮帮子没回答,后头林子夫悄悄告诉:“我家老爷和二郎怄气哩。”说完示意翠喜行过礼赶紧离开。

“你闭嘴!”李严头也不回的吼,抬头看看李丹,意外发现他今日儒雅了许多,不由地叹息道:“三郎呀、三郎,你若平时多读书、勤好学,三叔何至于生这场气?”

他见李丹还在懵懂,便摇摇手:“罢了、罢了,你且去做正经事,我换身衫子还得去前厅陪客人用饭!”说完叹着气拐进自家门前巷道里。

顺子经过李丹身边时轻声在他耳边打小报告:“大老爷当着县尊的面要老爷把二郎过继长房,老爷没法回绝,正生闷气!”说完加快步伐,小跑着追李严去了。

“嘿,二郎过继给长房?怪不得那李靳近来这么副做派!

以前他事事处处都要和我较个高下,还以为他改性子了,看来是有此等好事在前,所以这小子刻意收敛,是要在大伯父面前表现自己。”李丹笑笑摇头自言自语。

他不是有意针对二郎,而是觉得他为人有些虚伪和功利,兄弟里面有这样个人不奇怪,手指张开也不一般长短嘛。

李丹出门走到街上,左顾右看。过两条街,渐渐走进了市集,忽地他伸手拍拍个正抬头看人耍幡,十七、八岁膀大腰圆的青年:“顾大,可知杨小乙在哪里?”

顾大正看得精彩,被人打扰马上立起粗眉,回头见是他,笑道:“三郎呵,你要找杨乙?他该在马市后街那里。”

“去那里做什么,他又不是牙子(中介的古称)?”李丹皱眉。

“现在是了。”顾大咧开嘴笑道:“来了个北地的汉子要卖马。三郎你知道官军在仙霞岭那边剿匪,如今马匹的市价可不低,所以小乙自告奋勇要做他这笔生意。”

李丹暗自摇头,这杨小乙以前偷鸡摸狗地,跟了自己后不敢了,平日也没什么正经事做便在市集这里帮闲。

不过他哪里卖过马?没的倒让人坑了。想到这里李丹不放心,拍拍顾大肩膀,赶紧往马市大步走来。

离着老远,马市特有的味道已经飘进鼻孔,同时听到鼎沸的人声。

再走没几步,就瞧见有群人围在一起,有几个声音正在争论,其中一个便是杨乙。

“照你这么说,这马只配拉车、耕地,和那驴子没啥两样?简直放屁!”

“诶,小乙哥,别骂人嘛!你看你,不懂行还非要替人出头,这行是这么好混的?说实话我李彪干了八年什么马没见过?

这马,看这块头、这骨架,拉上六、七百斤都行得稳当,确是好马,所以咱才给十五两的价。

可你要非说它是战马,做价五十两?啧啧,这也太离谱了!让这里同行看看,我说的在不在理!”

李丹翻个白眼,这怎么还都是熟人呐!杨乙不用说了,李彪是自己本家同族,辈份上说比李丹还低一辈。

他走到圈外抬头往里瞧,眼前忽地一亮,暗叫声:“好马!”拨开众人到前面,正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人见他进来都停住了。

杨乙抱拳叫道:“丹哥儿可来了,你见识广,快来帮我评评理!”

杨彪也拱手带笑:“哟,三叔今儿怎么有空来马市玩?可是想寻匹脚力代步?”

李丹没理杨彪,只将书塞到杨乙手里,说:“拿好别丢了。”然后径直走过去看那匹马。

这是匹红鬃枣骝马,额头到鼻梁处及四足腕蹄皆白,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新用户7天限免,畅读全本
¥ 0.00¥65.00
下载纵横小说APP,新用户全本免费看
布衣首辅
加入书架
字体
A-
A+
夜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