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三十章

单雄信飞骑斗罗

单雄信驰马挟槊,直奔陈道恭。

却这单雄信,此前也曾有与张须陀帐下的军将交手,陈道恭认得他,知他骁健,自己非其对手,因却是不与他斗,故技重施,仍是拨马就走,欲往其本阵还去。

不料单雄信胯下的坐骑是匹好马,奔行甚速。

他才转马将走,单雄信追之已及。

槊叫寒骨白,刺出真骨寒。单雄信猛搠而出,亏得陈道恭闪避得及时,方躲过了这一槊。

陈道恭回骂叫道:“好贼子!有胆再追,你家尊公陈……”叫了一声“哎哟”,手中槊掉地,在马上晃了几晃,差点也掉落马下。

他不敢再骂,拼命鞭马,改而连声大呼:“罗郎君!贼厮鸟狠毒,快快救俺!”

原来是单雄信力气大,这力气一大,刺槊、收槊的动作相对的也就较常人快,故是陈道恭叫骂期间,单雄信的第二槊已经刺出,——这出乎了陈道恭的意料,毫无防备,被一下刺到了左肩胛骨!呼救之余,陈道恭不忘回头,忍住痛,再骂单雄信两句:“贼厮鸟,够胆再追!”

单雄信打目前看,陈道恭已经逃到了罗兵阵地的近处,他哪里会再去追?冷笑骂道:“贼撮鸟,奸诈小人,诱俺中你弓弩么?俺却不追你。”

舍下陈道恭,他单人匹马,黑甲乌槊,在两军阵中的这片空地上,兜转疾驰,倏忽间,先是已将稍远处的罗军轻骑尽皆杀散;势如千钧,继又冲杀向围攻魏夜叉等的那两百多罗军步卒。

那两百多的罗军步卒分出数十人,组成了一个方阵,企图将他挡在战团的外头,何能抵挡得住!单雄信长槊刺到处,盾牌破碎;马蹄践到时,千军辟易。那二百多罗军步卒阵势已乱。

瓦岗阵中,再又一次爆发出震天的欢呼。

喽啰们的呼声,一波又一波的声浪如似潮涌,滚滚而来:“单二郎!十荡十决无当前!”

单雄信、徐世绩的将旗下。

观战的瓦岗诸将无不热血沸腾,亦是大呼:“单二郎!十荡十决无当前!”

李善道张大了眼睛,半点单雄信杀敌的细节也不想错过,真的是情不由己,他不由自主地跟着瓦岗阵中的喽啰、跟着诸将,亦酣呼出声:“单二郎!十荡十决无当前!”

单雄信杀得兴起,再一槊,将两个逃跑的罗军步卒横扫打倒,左手拽住缰绳,转过马身,冲向一两里外的罗军阵地,胯下黑龙驹抬起前蹄,伸脖长啸,他单手持槊,向天高举,舌绽春雷,叱喝道:“瓦岗寨里飞将在此,俺济阴单通也!罗士信,可敢来与俺一战?身决生死!”

日光耀眼,对面罗军阵中,飒飒飘扬的旌旗、彩旗之下,近千步骑,俱皆骇然。

原先左支右绌,已经陷入险境的魏夜叉见是单雄信亲来救他,大喜之下,斗志激昂,口中叫着:“儿郎们,从二郎杀将过去!宰了罗小狗!”不顾后头聂黑獭的呼喊,借着那两百多罗军步卒被单雄信杀乱的势,引带部曲,大呼小叫,追撵进斗。

战至此时,两阵间这片空地上,敌我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的交战,终於是第一次由瓦岗军开始占据上风。

数骑从罗士信阵中驰出。

当先之骑,胯下一匹枣红马,未披挂马铠,端得神骏异常,马上之将,着明光铠,铠上绘彩色漆纹,绰一杆丈八铁槊,奔行之间,如似一团烈火腾焰,就好像是滚地燃来。

这将虽戴着兜鍪,瞧不到相貌,然只从这匹马,就能断出他是谁人,必是罗士信无疑。因他此马,本张须陀爱马,系张须陀所赠,有个名字,唤做“赤龙珠”。

果是罗士信。

驰马近至战团,他喝道:“你马无铠,俺也不挂马铠,来,来,容俺试试你的寒骨白!”

单雄信拍马迎上,两人长槊交错,交马一合。

赤龙珠向南而驰,黑龙驹向北疾奔。

两人不约而同,几乎是同时勒转马头,再次相向奔行。

罗士信在西,单雄信在东。尘土飞荡中,两马再交,罗士信腋下夹紧槊柄,铁槊急刺向单雄信的腰腹;单雄信使槊柄上扬,挡住了他这一槊。两马交过。

二人兜马再次回转,为在最短的距内提快马速,两人各绕了个圈子,第三次交马时,变成了罗士信在东,单雄信在西。单雄信攥足了力气,闷喝一声,两尺多长的窄锐槊尖,奔罗士信的前胸去。丈八之长的铁槊,在罗士信手中,竟仿如是个小孩的玩具,他轻轻巧巧地将铁槊探出,拨开了单雄信这一槊。马驰如电,赤龙珠与黑龙驹第三次交错而过。

罗士信顾道:“好汉子!能与俺交马三合,也算你有些能耐。”

单雄信喝道:“小子装甚老成,再来斗!”

两人马又转回,可这一次,却没能再次合斗,乃是蔡建德有心借此机会,杀了罗士信,以为他自己抢下一桩泼天的大功劳,在旁觑得便宜,催马挺槊,从罗士信的侧后边突然杀来!

随从罗士信出战的那几骑,救援不及,一边往这边赶,一边纷纷呼喊,提醒罗士信。

罗士信眼观六路,早瞧见了偷袭来的蔡建德,亦不作声,只当不知,候他马到近前,使了下腋下藏槊,倒打而出,槊尾端的铁鐏,端端正正,赶在蔡建德的槊到前,先打到了蔡建德的胸口。这一打,势大力沉,蔡建德喷出一口血,再顾不上偷袭罗士信,急转马头,落荒逃走。

蔡建德打马,向南边的瓦岗阵地逃跑,北边罗士信的那几个从骑相继赶到。

却此数从骑,没赶上拦截蔡建德,正好迎上了单雄信。

单雄信没有趁罗士信倒打蔡建德的时候,夹击罗士信,他的槊本已要刺出了,见蔡建德驰近偷袭,於是把槊又收回了,而此刻与罗士信的那数从骑当面相遇!

那数从骑叫骂不已,各挺长槊,从左、右两面向单雄信刺来。

单雄信舞动寒骨白,将此数槊悉数扫开,大喝一声:“好撮鸟!”寒骨白举起下砸,与此数骑错马之际,槊杆砸到了一骑的肩头。

这骑虽披挂有甲,肩骨已裂,痛呼落马。

余下那几骑急忙回转,抓住他的腿,将他拖走。

单雄信、罗士信各自兜马,再一次呈相对的架势。

罗士信呵呵笑道:“闻你单雄信,虽然盗贼,颇有义名。原来这就是你的身决生死,好狗才!”

单雄信羞红了脸庞,骂道:“贼撮鸟!他暗算你,又非俺的意!你骂俺作甚!”这“贼撮鸟”,骂的不是罗士信,是蔡建德了。骂完,他仗槊说道:“来,来,正杀得痛快,再斗上十合!”

罗士信暗自忖思,想道:“这狗才有两分勇武,仓促间,俺杀他不得。却不如先将那伙步贼杀乱,赶着他们回阵,如此,动了他贼阵的阵脚,俺便可麾动步骑,掩杀取胜。”想定,不再理会单雄信,径拨马挺槊,引那数从骑,杀向犹在与那一二百的罗军步卒恶战的魏夜叉、聂黑獭等。

单雄信追时,被重杀回来的陈道恭等骑缠住,一时却是过去不得矣。

……

瓦岗军阵中。

将旗下。

徐世绩道声“不好”,摸着络腮胡,面带忧色,说道:“夜叉不知回转,犹在恶斗,一旦被罗士信赶着败回,他三二百喽啰,必动我阵的阵脚!这仗,咱就输了!”

左右诸头领见单雄信杀不掉罗士信,适才的呼声已然渐落,这会儿又闻徐世绩此言,觉他说得没错,有那些人,慌乱的神色就浮上来了。

一人说道:“大郎,罗狗只带了数个从骑,这是杀他的好机会!要不调咱的骑兵出阵,干脆先把罗狗围攻宰了!他一死,官兵自乱,咱们不就胜了么?”

徐世绩说道:“没见那百余甲骑,至今未动?咱们骑兵一出,他的甲骑必动。咱们的骑兵都是轻骑,不是他甲骑的对手,被他甲骑一赶,一样是冲乱咱的阵脚。骑兵不可轻动!”

“那该咋办?”

徐世绩说道:“只有赶紧接二郎、夜叉和黑獭回阵。”问诸头领,“谁愿再领兵出战接应?”

诸头领无人应声。

李善道心中骂着:“他妈的、他妈的!”迈步上前,凛然说道,“我去!”

徐世绩看了他眼,没多说甚么,说道:“你接到夜叉,传俺将令,他若仍不肯归阵,俺将按山规十条,违令此条处置於他!”

李善道大声应诺,见徐世绩无话再说,行个礼,在诸头领的目注下,奔回右阵最外的本旅处,拔刀在手,顾视秦敬嗣、王须达、陈敬儿、罗忠等,令道:“他妈的,跟老子去接单公回阵!”

王须达神色大变,说道:“郎君,怎、怎……”

“他妈的,废话少说!徐大郎将令,不从令者,以山规十条,违令律斩!接回单公,临战有功者赏!”

使李善道没想到的,第一个应令带队出阵的不是秦敬嗣,居然是陈敬儿。

健勇如高丑奴,这当口也是不禁的忐忑,嗫嚅得说不出话,唯攥紧两根铁锏,陈敬儿却面上带笑,他呲牙一笑,露出一嘴白牙,说道:“将单公接回,这场功劳可就大了!不悬!”

秦敬嗣带着他火的人,亦即从李善道投瓦岗的众人,也出了阵。

李善道不再多等,将刀还鞘,整了下铠甲,——刘胡儿那日索要其甲,只是说笑,今日刚上阵时,他就把铠甲穿好了,铠甲整好,抄起长矛,他转过身来,率领陈敬儿、秦敬嗣等,杀向两阵间的那处战团!王须达、罗忠领着他们的人,跟在其后,亦向战团奔去。

PS: 大家请多批评。求收藏,求推荐!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三十章 单雄信飞骑斗罗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