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二十八章

星夜行定计迎敌

上次劫船,单雄信、徐世绩各只带了部分直属部曲,这次除留了不多的部曲守山,他两个山头大部分的部曲全出动了。傍晚前,各部喽啰分从童山、凤凰岛络绎汇於大伾山东麓山脚。

多是步卒,骑马的两百多个,共计两千余人。

人马到齐,未做停留,单雄信驱马引骑兵在前,徐世绩率李善道等压阵於后,便渡黄河。

或经浮桥,或乘船,夜幕临时,两千余步骑喽啰尽数过了黄河,打起火把,连夜前行。

行军一夜,过了卫南,休息了会儿,收拢了下掉队的喽啰,接着出发。又行多半日,到至韦城。自韦城县城的西边通过,十余里外一个寨子矗立在沼泽、芦苇间,已是韦城的瓦岗分寨。

分寨的寨主早得消息,在寨外相迎。

寨里驻不下这么多的喽啰,单雄信、徐世绩的部分直属部曲进了寨中,余下的驻於寨外。

聚义堂中坐定,单雄信问那分寨的寨主:“翟兄,罗狗的兵到哪儿了?”

分寨的寨主名叫翟元顺,是翟让的本家兄弟,年有三十四五,在瓦岗亦有勇名,答道:“中午得的消息,说是已到离狐县城。罗狗这回犯境,的确是冲着咱分寨来的。这小狗在离狐,与接迎他的离狐县令发狠,道甚么他这次要踏平瓦岗乡,活捉老子!”

——“踏平瓦岗乡,活捉翟元顺”,不算押韵,但读起来也挺顺。

单雄信怒道:“好小狗!这般猖獗么?那就看看到底是他活捉了贤兄,还是咱兄弟把他宰了!”

翟元顺说道:“单兄,俺之愚见,这一仗,不可硬打。”

“怎的不可硬打?”

翟元顺说道:“耳目探得仔细,单兄、徐兄想也应已知:罗小狗此率兵马,约计千余,步骑参半,骑兵中并有铁马百余。单兄,这罗小狗素称骁悍,他这次所率之兵,又多甲士,且有铁马。合俺分寨喽啰,咱兵马总才三千。人数上固是胜他,甲械不如。如若硬打,只怕吃亏。”

“恁地,你说怎么打?”

翟元顺说道:“俺思得一计,可以取胜。”

“你说来,是什么计?”

翟元顺往聚义堂外指了指,说道:“俺这分寨,本是二郎起事的寨子,留给俺看管后,俺不敢懈怠,闲来常加修缮,於今这寨,不敢说固若金汤,也牢靠十分。因以俺之见,不如便咱兵马分作两拨,一拨在寨内,一拨在寨外,待罗小狗来打时,彼此呼应,使他无计可施。”

“翟兄,你这一策,只可叫做退敌,不可叫做取胜。”

翟元顺说道:“单兄另有高明之计?”

单雄信既已恼恨秦琼杀伤了他一二百手下,今又是与徐世绩尽点起了两个山头的喽啰,共来迎敌,怎生会用翟元顺之此策,做个缩头的乌龟?

他说道:“俺也不才,亦是个有本事的好汉,休道千把子贼兵贼骑,便三五千贼兵队中,一马一槊,也来去自如!以俺之见,罗狗兵马只才千余,咱们合计三千喽啰,又有地主之利,何必躲在寨中,固守而已?候其到至,摆明了车马,与他干上一场,才是好汉子的当为!”

翟元顺虽也是分寨寨主,且是翟让的本家兄弟,但论在寨中的地位、名望,不及单雄信。

他赔笑说道:“单兄豪壮,小弟佩服。兄悍勇绝伦,自不惧罗小狗,奈何我等手下喽啰甲械不精?又那罗狗的部曲连年征战惯了的,娴熟军阵,亦非咱喽啰可比!更别说,他此行率来的还有铁马百余。想那铁马,刀枪不入,冲杀起来,何以招架?小弟愚见,不若还是固守为上。”

单雄信问徐世绩,说道:“大郎,你是何意?”

徐世绩答道:“贤兄所言甚是,我等合兵三千,罗士信一个年未加冠的少年,兵只千余,而我等若竟就惧了他,不敢出战,传将出去,没的落我瓦岗的威风,引四方的豪杰耻笑,更是会令张须陀愈不将咱夹在眼中,日后说不得,会更加地来犯我境,使咱寨中无有宁日。”

单雄信大喜,正待说话。

徐世绩又说道:“但翟兄所言亦是,比甲械、比军阵,我等手下的喽啰确皆不如罗兵精锐。”

单雄信蹙眉说道:“大郎,你究竟是何意?”

徐世绩说道:“来韦城的路上,俺与李二郎商议得出一计,因兄引骑行於军前,尚未来得及与兄商量。敢在此,将此计献出,能否得用,还请兄与翟兄作主。”

单雄信往堂下看,在诸多的头领中,找见到了李善道。

有资格入堂中就坐的都是团头一级的头领。

李善道现只是个旅帅,能得进堂,是因徐世绩之故,坐席在最末。

向着李善道点了点头,单雄信重转目徐世绩,问道:“大郎,是何计策?”

“便是:罗士信自恃骁勇,今引精卒千余犯境,料必轻视我等,既如此,我等何不便利用他的轻视以取胜?来日待其兵至,咱们在寨外布阵迎击,而先设强弓、劲弩於寨近处的芦苇丛中,稍一交斗,咱们就佯败后撤,以此诱他来追;然后等他追到设伏处,弓弩齐发;再然后,咱们佯败的部曲,趁势返身杀回。罗士信其虽骁悍,至时也只能仓皇败逃,咱们取胜必矣。”

只靠所领的千余步骑,罗士信还可能不会就很轻视单雄信等,但若再加上前时秦琼的那一场大胜,以及再加上再之前,张须陀部的兵马少说已经胜了瓦岗军二三十场,使得瓦岗的好汉们半步不得北上的战绩,罗士信这次来打韦城分寨,倒的确是很可能会心存轻视。

翟元顺拊掌说道:“大郎此策高明!罗小狗是个毛头小子,又自恃骁勇,正可以此计取胜!”

单雄信想了会儿,说道:“他若不中咱计,没有中伏,怎么是好?”

“如是此计不能得售,我等兄弟再做计议何妨!”

单雄信同意了,说道:“也罢,那就先试试大郎和李二郎的这条计策。计若得成,自是最好;若不能用时,还得是俺的办法,便堂堂之阵,咱将他打败!一个黄毛孺子,怯他个鸟!”

就此议定,等罗士信兵到,便用徐世绩和李善道商量出来的此策迎战。

是日,翟元顺令寨里捶牛杀猪,徐、单两部喽啰大吃大喝一通,休养体力。

又在这日,韦城县寺里与翟元顺相熟交好的吏员,来了寨中,探问单雄信、徐世绩两部喽啰到县的来意,问清了不是为掠韦城,而是为迎战罗士信而来,放心地回去了。亦不必多提。

等了两天,这天上午,罗士信兵马开到。

徐世绩与单雄信先从三部喽啰中,挑出了百来个弓手、弩手,令到寨前不远的芦苇荡中埋伏,继令翟元顺引其本部兵守寨接应,随后,他两人引他两部喽啰出寨,前去迎战罗士信。

出寨沿夹在沼泽、芦苇丛中的小路行七八里,眼前头豁然开朗,已到平地。

见前边不远,四五里外,驻了一部兵马。

那部兵马已经摆开了阵势,五六百的步卒,泰半披甲,组了个方阵,居於中间;左、右两边,各是一二百的轻骑;复在步卒阵的侧后,矗停着百余具装甲骑。

步卒阵中,旌旗飒飒;轻骑阵里,彩旗飘飘。

然最吸引眼球的,还是那百余甲骑,每匹具装的铁马臀上,都竖着色彩鲜艳的寄生,明亮的阳光下,与马身上的绘彩马甲正成鲜明的对映。

步卒都在地上坐着,轻骑、重骑的骑士没有上马,在马边也坐着,战马们亦都伏地。

仗打起来之前,为保存人、马的体力,人坐地、马伏地,这没什么可说的。

问题是,明明目见着单雄信、徐世绩领着两千余喽啰,气势汹汹地已至,这千余罗士信部下的步骑战士,却依然还在坐地?这未免就有点拿大,一股轻蔑之意透显於外。

单雄信远望见之,怒道:“罗狗忒也骄横!”

唯是阵尚未布,暂且忍耐。

锣鼓声中,徐世绩、单雄信的将旗挥舞指挥之下,他两部的两千余喽啰,勉勉强强地将阵势布起。布了两个方阵,左为单雄信部,右为徐世绩部,李善道旅在徐世绩部阵的最边上。

两阵与罗士信部的兵马相向而对,相距大约三里多,不到四里地。

王须达、陈敬儿、罗忠、秦敬嗣等聚在李善道的身边,个个紧张地向对面眺望。

还没开打,罗忠的汗就已经下来了,他直觉嗓子干,打开水囊,灌了几口水,咽着唾沫,说道:“郎君,等会儿开打后,咋打?”

李善道也很紧张,莫看他前几日相当豪气地与徐世绩、单雄信说,他什么职事都不想要,只想为寨里讨进奉,可那只是“讨进奉”,不是与官军干仗!且更别说,这支官军的主将还是罗士信。部曲才刚开始操练,旗鼓尚未教会,这就与罗士信开仗了?而且刚才布阵的时候,李善道有看别的各部喽啰的布阵情况,比他旅的部曲强不到哪儿去。这如何能与罗士信及其部下这等的悍将强兵交战?若是正面对阵,必非对手!於今只能期望诱敌的计策能够得成。

然在王须达等人面前,李善道却得保持镇静。

他压住砰砰直跳的胸腔,故作轻松地说道:“咱人马远比他多,伏兵又已设定,这场仗,咱们稳赢。等会儿开战以后,都别慌,听从徐大郎和单公的命令即可。”

对面阵中,传出了鼓声。

众人看时,随着鼓声,对面坐地的步卒兵士,懒散散地相继起身,开始整顿队形。

但轻骑和重骑的骑士仍还在地上坐着,未有起身,更没有上马。

不多时,对面的步卒兵士大致地整顿好了队形。

队形称不上严谨,乍一看,倒与他们这边的阵型颇为相似,也是有点散漫。

王须达是府兵出身,虽然没上阵打过仗,但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对府兵打仗的惯常步骤有所了解,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说道:“郎君,对面要来搦战了。”

果是如他所猜,一个可能是队正的军吏,引了五十来步卒,从对面阵中行出,向着这边来,行了半里上下,在离这边阵前还有两三里地处停将止住。

那队正抽刀在手,往上举了举,他身后的那五十来步卒便齐声大呼:“贼可敢来战!”

连呼了三遍。

罗忠说道:“这是作甚?五十来兵,就敢来向咱挑战?”

王须达说道:“嗐,四郎你不知道,这叫动阵脚。两军对阵,就好比是两条好汉对打,总得有一方露出破绽,另一方才能取胜。这破绽如何得露?便需‘动阵脚’了。你看他只五十人,就派兵马出阵,往去迎战。胜则罢了,而如若落败,败的兵士溃逃回来,阵脚可就动了。”

罗忠说道:“这般说来,竟是迎战不得?”

却因见对面官军甲械精良,罗忠先自弱了一头,默认了他们这边不是对面官兵的对手。

“也不可不迎战,若久不迎战,士气必落,对咱也不利。”

罗忠忧心忡忡,说道:“那可咋办?”

“最好的对应之策,是选本部精锐往上迎战,只要能将其击败,动阵脚的就是对面了。”

正说间,搦战的那队官军又往前行了半里多地,随后依旧停下,再次三呼:“贼可敢来战!”

片刻后,这队官军再次前行半里,又作大呼:“贼可敢来战!”

这时,这队官军已行到了两阵中间的位置,相比之下,距离瓦岗军的阵地还更近些。

王须达环顾周遭的喽啰,皱眉说道:“哎呀,若再不迎战,士气可就落了啊。”

左右两阵中间的前头,单、徐所在处,单雄信的将旗挥动,一人引了喽啰百余,出阵迎战。

高丑奴个高,最先认出了带队的此人,说道:“二郎,是费三郎。”

李善道翻身上马,坐在马上,眺看费君忠引部往斗。

却见费君忠穿挂了铠甲,持一长矛,骑着马,行在喽啰们的前边,远远地听见他的喊声传来:“贼厮鸟休得猖狂,俺来斗你,且授命来!”

百余喽啰三四骑马,余皆徒步,举着刀、矛、棒,呼喝奔从。

对面那队官军展开队形,结了个防守的方阵,俱持矛,齐呼道:“贼死囚,来战!来战!”

敌我三千余部曲,视线尽落在两阵中的这片空地上,等看双方的这两队精兵交战。

这边的瓦岗阵中,两千余喽啰都舞着兵器,跺着脚,大声喊叫,为费君忠助阵。

却费君忠等才到对面那队官军的阵前,尚未开打,骤然里,一骑从里许外的官军主阵侧驰出。卷尘挟风,一里之地,须臾即到,费君忠还没反应过来,那骑将暴喝声中,长槊刺来。

费君忠拨马闪躲不及,被刺到胸口,纵有铠甲护体,这一刺力贯千钧,他掉落马下。

这边瓦岗部曲的喊声顿落,对面官军阵中的欢呼大起。

眼见这骑将追赶上来,欲待再使槊下刺,却使力太大,槊杆断了,只得丢槊换刀。

亏得有他这一换,费君忠的部曲拼死杀上,才将这骑将与趁机杀来的那队官军挡住,抢下了费君忠,慌往后撤。

却竟是两下尚未开斗,费君忠就已坠马,其部就已败退!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坐在马上观战的李善道直到这时,才叫了一声:“啊呀!”说道,“费三郎是单公帐下勇将,这骑将好生悍勇,却将他一槊刺落,莫不就是罗士信?”

两阵中前,单雄信、徐世绩的将旗下,单雄信骂道:“贼撮鸟偷施暗算!”将要拍马去接费君忠,早有一人勃然大怒,不等将令,已率其本部杀出,却是魏夜叉。

那骑将见着魏夜叉引众杀出,不再追赶逃撤的费君忠部曲,横刀马上,哈哈地大笑了几声,说道:“狗才,可曾知得本校尉大名?你家尊公陈道恭也。”引着那队步卒,拨马回走。

罗士信的帐下诸将里边,有两人最为知名,其中一个就是这个陈道恭。

魏夜叉闻得是他,见他撤回,越不肯容他走掉,引本部喽啰,紧追不舍。

徐世绩暗叫不好,神色大变。

PS: 请大家多多批评。求收藏,求月票!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二十八章 星夜行定计迎敌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