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24章

畜生

“到昨天晚上为止,前往投奔章片裘的唐人,共43人。”

跟温行鹤汇报的是许师傅,舞黑狮狮头的打帮老大蹲守了章片裘小半个月带回来的消息,不会有错。

温行鹤笑了笑,“救世的菩萨,之前倒是我小人之心了。”

“您判断得真没错,他挂的那牌子惹来了黑手党,怎么那警察跟夹着尾巴的狗似的,点头哈腰的?”许师傅说到这,方才还中气十足,刹那声音骤然小了些,他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红着耳朵连忙喝了口水。

温默的脸也一红。

夹着尾巴的狗、点头哈腰,这说的不就是这段时间他们自己个吗?

温行鹤喝着茶,从杯子上方看过去,许师傅与温默的那种尴尬像乌云,压在上头。

哒,茶杯轻轻放到了桌子上。

“得到理事的支持,很重要。这种位置的人,本就不好打点。”温行鹤语气很平静。

三十年前,理查德.佩恩.奈特捐出了他1000幅素描画、800尊青铜文物、几十颗宝石,换来了佩恩.奈特家族的成员永远占据理事委员会的一个名额。

而亨利先生,则捐赠了10000份之多的民族志藏品和光拉过来就用了37架马车的史前文物,以及78尊极其重要的印度雕塑藏品,换来了理事委员会的一个名额,且不世袭。

能捐赠的,非富则贵。

还有一部分理事是有实权的贵族,直接占据名额。

这帮人,本就高高在上,更何况面对一个大清国来的人,且是在战时。

“理事享有全权,瑞恩理事愿意让我们入,事情应该是妥了。”温行鹤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笑容。

理事享受全权,短短的六个字,内涵颇丰。

简单来说,只要文物入库,一切都归理事会管。

围绕文物,博物馆需要扩建、推翻新建,向财务部申请拨款,申请多少、用了多少,都由理事会定夺。而藏品的保护,除了有地方放,还有养护,以及购买和淘汰。

购买文物,倒是透明,淘汰文物,就很微妙了。

藏品太多,为了腾空间,所以定期进行淘汰,这是一项制度。

淘汰的标准是什么、淘汰哪些、淘汰的东西去了哪里,不必对公众、对政府进行说明。说句难听的,或者说,说句真实的,所谓的淘汰品大概率去了理事们的家里,也是正常的。

“有权,而我又有求于他们,为难我属实正常。”温行鹤想起身,手抓着椅子的扶手却起不来,疼得他重重地喘了口气。

温默别过头去,本忍着噙在眼眶里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簌簌地滑落,她飞速地擦了下眼泪,“我应该跟着进去的。”

那日,他们去拜见瑞恩爵士。

听闻,这位瑞恩爵士是伦敦第一批收藏东方文物的,他甚至还有一组青铜鸡首壶——这可是商朝的文物。

温行鹤做了万全的准备,他上下打听,殚精竭虑。

“再有钱也不会嫌钱多,把金锭子多拿些,珠宝,对,拿上。美国的金币……虽然这边不怎么流通美国金币,但也带一些。”

“把贝勒爷要我们带过来的那个佛头拿上。他收藏青铜鸡首壶,送佛头……他应该也喜欢。”

临出门,温行鹤又止步,“我祖传的青花瓷,拿上。”

“啊?”温默很是惊愕。

祖传的青花瓷是顶好的藏品,但带过来并不是收藏的,而是敬佛,潮汕人嘛,神佛多,带过来的那一套是温行鹤祖传下来放本族贡品的。

“这可是保平安的。”温默舍不得。

“我平安不平安有什么打紧的。”

“您祖传的……”

“祖传的,那也是大清给的,再说了,祖传的才好呢,灵的。”

就这样,温行鹤、温默两人抵达了瑞恩爵士的府邸外,又在长廊上等了两个小时,从傍晚七点等到九点,便要他们进去。

“呃,你在外头等吧,去马车里。”温行鹤看了眼温默,说道。

“我也一起去吧,这天阴冷,您腿疼又犯了。”温默很是担心,若对方好打点,便不会要他们在长廊上吹冷风这么久了。

“不。”温行鹤摆了摆手。

再见到温行鹤,便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了。

他浑身都是湿的,嘴巴都乌了,一步一步走得佝偻得很。温默鼻头一酸跑过去迎着,他一头就栽了下去。

醒来后,温行鹤不提经历了什么,温默好多次想问,许师傅都摇了摇头,她便不问。

心里头,大概是明白的,膝盖淤青,整个后背沿着脊柱的位置都肿了起来,这定然是跪了许久许久的。

对于温行鹤而言,跪,虽然屈辱,但也没什么,家奴嘛,跪惯了的,为了御玺而跪,没有半点委屈。

只是,他替大清委屈。

那个来找瑞恩爵士的印度人,就是个什么锡克骑兵的某个小头头,他把与温行鹤同样的申请表递过去时,瑞恩爵士没有半点为难就签了字。

伴随着签字唰唰唰的声音,那印度人看了眼跪在那的拖着长长辫子的温行鹤,咧嘴笑了笑。

“前几天,我看报纸上说,你们印度锡克骑兵说大清蒙古骑兵就是一群家禽?”瑞恩顿笔,问道,“他们真那么弱吗?那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

“哈哈,那蒙古骑马怎能与我印度骑兵相提并论?如鸡鸭般,不堪一击。”印度人轻松地耸了耸肩,看了眼跪着的温行鹤,“喂,猪猡,我说得没错吧?”

鼻尖扑上来一阵又一阵的灰尘的味道,让温行鹤的鼻尖痒得很,眼睛也酸胀。

怎么回复呢?

反驳,必然会起争执,那就会对进入协会无益,搞不好前功尽弃;若不反驳,承认?那就丢了贝勒爷的脸,丢了大清的脸。

“我只是一介奴才,实在不懂朝政或战场上的事,不过我想,锡克骑兵纵然有丝丝英武,也是背靠大英帝国的科技才好乘凉。”

瑞恩爵士笑了起来,显然这个回答他很满意,而一旁的印度人脸垮了垮,不好驳斥,也只能露出个皮笑肉不笑来。

之后,瑞恩爵士又处理了几件公务,在办公室吃了点东西,也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总之,他将温行鹤遗忘在了角落里。

次日清晨,瑞恩爵士醒来才想起这件事,见这温行鹤居然依旧跪着,他颇为震惊,又有种傲慢被满足的快感,抑或是礼送得不错,抑或是本就打算让他们进入协会,总之,他签了字。

将申请表递给温行鹤后,又介绍了温莎城堡和荷里路德宫的几个负责人,说是自己的好朋友,帮他引荐。

温行鹤大喜,拜谢。

“协会的事搞定了,接下来是银行。”

说到这,温行鹤有些许疑惑。

打通银行关系是贝勒爷专门交代的,他有些不太明白:银行那么多,打通有什么用呢?

“英格兰、德国、法国的中央银行,已经找到了经理人。”温默把资料包放到了桌子上,“户头开了十几个,随时可以入。”

“办得真快。”温行鹤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拿出资料后,不由得再次赞许,“办得不错。”

温行鹤虽会有英文,但不会阅读,尤其是这种专业性的资料,而温默则很贴心地用笔将翻译写了出来,附在了里面。

得到了表扬的温默抿了抿嘴,右侧的酒窝都漾着丝丝得意。

“得意就不好了。”温行鹤头也不抬,说道。

……

“如果只是为了御玺走账,同一个银行办一个不就好了,怎么每家银行要办十几个?”温默皱眉道,“最近,英格兰银行已经不直接经营商业房贷,前不久,又有几家对美出口的贸易公司宣布破产,我估摸着,还得倒一批银行,义父,这银行的关系……实在是浪费不少钱财。”

“是啊,这关系变化太大,保不齐银行都没了真是浪费钱。”许师傅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们的想法又何尝不是温行鹤的想法?

可贝勒爷说,‘御玺价格肯定不低,只要交易一定会走银行的渠道’。

“贝勒爷的布局,我们做奴才的,不用过多揣度。”温行鹤端起茶杯,“不说这个了,这章片裘中枪还去西西里.....定是圆谎去了。”

温行鹤这个老道的聪明人,光凭许师傅带回来的消息就做出了精准的判断。

“去了多久?”他问道。

“刚出发。”许师傅说道。

“派个稳妥的人,去辅助他。”温行鹤说道。

自然不是单纯的帮忙,他有他自己的打算:黑手党的人脉,在这乱世里很重要。

而作为贝勒爷过来的人,他不好以自己的身份去做这件事,毕竟怕得罪了英法上头的人,这会儿出现个章片裘,利用他去接触,刚刚好。

“派谁去呢?”许师傅有些为难,他带过来的人个顶个都是高手,可是语言能力实在一般。

“我去吧。”温默说道。

“太危险了,不值当。”温行鹤摇了摇头,“随便派一个,建立个关系就行,西西里的记者站有个翻译官……把这个翻译官当面介绍给章片裘就行。”

“他会同意我们的人跟着去吗?”许师傅问道。

这的确是个问题,他和章片裘也就拍卖会上那层买与卖的关系,这章片裘又是去补窟窿的,估计不会信任他的人。

说话间,小厮疾步而入。

“老爷,黑猫酒馆章先生送了东西,说是务必要您亲自打开。”

“他给我送东西?”

这倒是出乎温行鹤的意料之外,拿过来打开一看,只见里头放着一张写在绢布上的档案。上写长春园.淡怀堂.玉麒麟12对;长春园.汉白玉座台.铜麒麟两只;长春园.经堂.金麒麟4对。

“圆明园的档案?”温行鹤将布反过来看了看,内容是档案,但字是新写的,不像是写档案的那帮老家伙写的。

盒子的最底下,放着一行字:即将破京,请速转移圆明园所有珍宝,联军将野蛮掠夺并火烧圆明园。

温行鹤露出疑惑的表情,头微微侧了侧。

来到英国的温行鹤已经知道,这仗一定会输。

眼下看来,这章片裘应该是从哪儿得到了什么信息,想通过自己给大清国传话,要上头的人保护好圆明园的珍品。

心思是好的,传个消息没什么,都是为了大清国好。

至于火烧圆明园……

外头传来了一群人高呼的声音,伴随着一些乐器刺耳且尖锐,不用说,底下肯定又是工人游行。

“罢工,不把工作时长降低到9小时,绝不复工……”人群喊着口号,声势浩大。

听说,为了争取9小时工作日,从去年就不断罢工,一直到今年这事儿还没完呢。

他们报纸上天天说完善法律、保证权力,打仗归打仗,又不是野蛮人,破京了进去就抢吗?人家的军队也有纪律的,依着以往的经验,无非是割地、赔偿,那圆明园修得的确是好,他们看了眼馋也是很有可能的,那也完全可以列出部分清单,拿走一些就是了。

冲进去,就这么抢吗?

不可能吧。

抢完了,还火烧圆明园?那么好的园林。

这不太可能吧。

又不是畜生。

“哪个狗杂碎把圆明园的档案都弄出来了?”温行鹤微微沉思,圆明园会不会烧且不说,至少说明皇帝身边的人有问题,得查,把消息带给贝勒爷,要贝勒爷可以汇报给皇上,贝勒爷能得功。

“告诉这章片裘,这消息递过去,我们费了力气的,但都是朋友,我帮他这个忙。”温行鹤说道。

“还是您想得全,这样好,这样,他欠了人情,我们再提出找个人跟着去,就不好意思拒绝了。”许师傅笑道。

“对呀,正愁不知道怎么说呢。”温默笑道。

温行鹤也笑了起来,但立刻,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不对。

这件事怎么有种被章片裘引君入瓮的感觉呢?

搞不好,他就是希望自己出个人过去帮帮忙。

“我去一趟。”温默摸着腰间的枪,“横竖这边的事儿最近也办完了,闲着也是闲着。”

“也行。”温行鹤本不想温默去,西西里太危险了,但如今有圆明园档案这事儿,要武行其他人去也不合适,点了点头,“要小心,别逞强。”

危险是危险了点,但温默的枪法是所有人中最稳的,语言能力又强,加上西西里记者站的人脉是她跟进的。

“不过,你要记住,这种黑道,我们尽可能让章片裘去蹚浑水,我们建立个关系,利用他就可以了。”温行鹤交代道。

“好。”温默点了点头。

“去那种极为跌宕的地方,你别太兴奋,你这个老毛病要时时警醒,跟个斗鸡似的,要记住,稳健是第一位的。”

“是。”温默再次点头。

“缓缓行,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去外头,姑娘家家的,要温婉、端庄。”

“好,不兴奋、端庄、缓缓行。”温默眨了眨眼,手掌展开后一握,“危险的事让他上,我做个顺水人情,利用他去铺西西里的关系,利用他,就像放风筝一样,我是掌控那根线的人。”

理解得很透彻。

“去吧。”

“是。”

温默稳健转身,缓缓踱步,行至院内大树下后,拔腿就跑,跑得飞快,把门口进来送果盘的小厮撞倒在地,对方闷声,爬不起来,半宿都没醒。

府内连忙请了医生来看,到底是西洋的医生,医术高明,做出了判断。

“这肇事者力量极大,一定是名壮汉。”医生笃定非常。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24章 畜生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