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纵横小说App,新人免费读7天
已抢580 %

第23章

失策

“琳娜,现在安全了,地上凉,起来吧,别冻着了。”章片裘冲着二楼说了句。

四仰八叉的琳娜本一副晕死过去的模样,眼皮子刚抬就看到章片裘那双看破一切的眼,尴尬地爬了起来。

“你做得很对,一个女人,在冲突开始的时候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护住自己,而不是冲过来。”章片裘夸赞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一旁的李面红耳赤,若不是他贸贸然起身想要撂倒那黑手党,手或许不会受伤,而且子弹直接贯穿……他很愧疚。

章片裘坐到了院子里大树下的凳子上,垂着手,看了眼李,笑道,“你今天给了我最大的礼物。”

“礼物?”李一脸愕然。

“你刚刚站起来想撂倒他,对吧。”

“嗯。”

“你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这难道不是最大的礼物吗?”

被卖到美国当奴隶都没哭过的李,鼻头一酸。他情愿章片裘打他一顿,甚至扇他耳光,可他却不但不责怪,反而将他的过失描述成了英雄。

“李,我得麻烦你跑一趟,去请个医生或护士来,如果能圣托马斯医院的护士就最好了。我这手得重新包扎下,至少让我能扛住长途跋涉。”

“好。”李说道。

“圣托马斯医院在今年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正规护士,第一所呢,就在今年。”章片裘看向谢寻,显然是在教他。

谢寻连忙将腰挺直,认真听着。

“而且这家医院的护士在六年前作为军医参加了克里米亚战争,她们战场上见过无数残肢。”章片裘指了指自己的右手,“以后,冲突会很多,要和这家医院的护士搞好关系,你也跟着去。”

说着,他摸了摸谢寻的头,“今天做得不错,小伙子,倒酒时腰没塌,记住我的话,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是在黑手党面前,还是在其他白人面前,男人的腰不能塌。”

人都安置好后,医生和护士很快就来了,1860年的英国医术并不高,哪怕是伦敦医院的医生,他们缝伤口的器具竟也没有好好消毒。

好消息是死不了,坏消息是右手废了。

子弹贯穿,整个手掌稀巴烂,一个多小时后才就医,上帝来了都搞不定。

“那还能握枪吗?”李很是焦急。

“握枪?当然不能,用勺吃饭时也会抖。”医生回答得很直接。

之后的李一直没说话,飞速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医生出门后,他紧跟将其偷偷拽到一边,将厚厚一扎用绳子捆着的充满了汗臭味的英镑递了过去,以极低的央求语调真诚地恳求对方:“尊敬的医生先生,我愿意把我的手切了换给他,这个手术可以做吗?钱不够的话,我会想办法。”

院内,天欲破晓。

前来投奔的人都安顿好了,章片裘坐在树底下的沙发上,右手从扶手那垂了下来。

琳娜刚要靠近,他摇了摇头。

他需要时间安静、复盘、反省和布局。

右手剧烈疼痛,挺好的,这能真实地提醒他,任何举动若有丝丝偏差踏错,后果是血淋淋的。今天是运气好,用手挡住了子弹,若不是,李就白白丢了性命。

头痛欲裂,嗓子眼一阵又一阵地犯恶心,透着血腥,章片裘清了清嗓子,下意识抬起右手想要揉揉太阳穴,疼痛再次袭来。

他换成了左手,可哪怕用左手,肌肉的扯动也让他疼痛难忍。

疼,挺好。

至少,还活着。

此时的他意识到,自己那点儿可怜的历史储备在真实发生的滚滚巨浪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不能再失策。”章片裘喃喃道。

抬眼,看向一直站在一旁无比焦急的琳娜,这黑猫酒馆是她亡夫用命换来的,是她的依靠,不能将她拉下水。

而眼下,她已经下水。

“怎么才能万全呢?”章片裘又喃喃道。

这是第一次失策,而这次失策让自己失去了右手,下一次,在那黑手党帮派云集,且连他们都迭代厮杀极为厉害的西西里,再失策的话,可就不只是区区右手‘不够灵活’、‘用勺会抖’、‘不可能再提重物’了。

闭上眼睛,将一切再次复盘,他的身体有些虚,还好足够疼痛,让他能保持一定的清醒。

良久良久,约莫过去整整一个小时,章片裘睁开了眼。

他朝着琳娜温和地笑了笑,让自己尽可能看起来运筹帷幄一些,看起来似乎任何事都能搞定,这很重要,作为一名领头狼,这实在很重要。

“琳娜,“黑猫酒馆必须歇业十天。”他开了口。

事情如何万全?先把事情细分,一个个做到万全。先让琳娜和她的黑猫酒馆能万全。

“好。”琳娜走了过来,点了点头,“十天,坐船、火车……也就够在路上来回,时间不够的。”

十天,得从西西里那座小岛的北边,带回一个叫‘礼扎’家族的合照,而且这个家族不能是普通的家族,而是得有个德高望重,或者说至少有点儿小名的教父。

否则,他有什么资格给你‘mafia’的牌子?

“你别担心,我会搞定的。”章片裘那双黑色的如同大海深夜的眸子看着琳娜,“十天后,如果我没回来,你就带着东西走,我的东西都给你。你放心,他们针对的是我,只要你一口咬定被我胁迫的,他们不会为难一个英国人的,尤其是你这么一个漂亮的英国女人。”

光他屋里头那些宝贝,就足够买下整个黑猫酒馆,章片裘,还真是不会让合作伙伴亏本,说话很算话。

琳娜动了动唇,她明白了过来,章片裘做了最坏的准备。

“就算在北边找到了一个也姓礼扎的家庭,他们也不会和你合作的;再说了,如果没有呢?酒馆哪里都能开,不如,我们去德国,那边蒸汽火车少,黑手党……”琳娜蹲下来,试图说服他,保命要紧。

章片裘摇了摇头,左手轻轻地在琳娜的手背上拍了拍,“不要紧张,琳娜,我说的是最坏的打算,你放心,我一定安全回来,会把礼扎家族的合照带回来的。”

“他们会杀人的!”琳娜声音透着哭腔。

“他们的确会杀人,但也会做生意,不是吗?”章片裘温和地笑了起来,“事情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只是我没想到他们会来得这样快,而且运气差了点……那么多姓氏,我偏偏说了礼扎。”

从挂上Mafia牌子那一刻,他就知道肯定会有黑手党找上门来,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是啊,黑手党怎么会错过这场大清国袭来的饕殄盛宴呢?

前来英国伦敦探路,就是杰哥这位礼扎家族派出小儿子前来打探,那么,其他家族也会想来探探路。

英法政府会让这群黑手党加入盛宴吗?

章片裘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不会,绝不会。

这个判断不会错的,对于英法政府而言,黑手党不过是一群地痞流氓,虽然如今依靠着柠檬的暴利发了家,但无法登堂入室。

再说了,就算是他们打通一些关系,如今的黑手党那么多,迭代那么快,几大固定的家族还未形成……

“判断不会错的,这场盛宴,政府不会让这群黑手党吃到肥的,而这个礼扎家小儿子的到来,说明黑手党们想吃到一口肉。一个不给,一个想吃,这就是一线生机。”章片裘想着,突然咽喉一阵紧,一弯腰呕吐了起来。

琳娜的脚步靠近,他摆了摆手。

这不碍事的,只是身体太虚弱了,而大脑还在扛着疲倦运作,一种应激反应而已。

呕了一会儿,舒服了许多,章片裘再次瘫在椅子里。

生机就在这,那接下来就是布局了。

过了一会儿,章片裘坐直了身体,“琳娜。”

“在。”

“靠近点。”

琳娜连忙将身体贴着他,耳朵凑了过去。

“你把黑色盒子里的东西,拿十几张出来。”

“那个……你说的圆明园……”琳娜声音很轻,她警惕地四处看了看,虽然眼下这院子里只有李和谢寻,李是很忠心的,谢寻在一个月的相处中,也很好。但章片裘说过,那个盒子里的资料,比他的命还重要。命丢了,这东西也不能丢。

“嗯,圆明园的档案,拿几张出来交给谢寻,要他现在立刻去这些难民里问问,找到最好的布料,再抄写下来。”

“抄真实的内容,还是假的?”

“真实的。”

他看向李,此时的李正在擦拭马匹,他招了招手,李立刻丢下棕刷跑了过来。

“你……你得陪我去一趟西西里,要不要琳……”

“好。”李没等章片裘说完,脱口而出,他指了指马匹,“我已经喂好马了。”

看得出,这一枪让章片裘的确收获了珍贵的礼物:李的忠心和友谊。

“先生,我也跟着去吧。”在一旁收拾的谢寻,很是乖巧地走过来,瘦弱的身子在说这句话的时,本能地弯了弯腰,但他又立刻直了起来。

“你还小,去那里,是有生命危险的。”章片裘说充满怜爱的目光看着这位十二岁的少年。

“您能用的人,不多。”谢寻跪了下来,双手伏地,“虽然满院子的大清国人,都是被赶出来的奴才,但这奴才里有好的、也有坏的,只带着李哥哥一人肯定是不够的,从那些奴才里挑,若是运气不好……我虽跟着您只有不到一个月,但好歹时间长一些,总要好一些。”

谢寻实在是太聪明了,也实在懂人情世故,他说得没错,来投奔的的确都是可怜人,但不代表都是好人。

“再者,我的确小,才十二岁。”谢寻抬起头,他的眸子如同小鹿,清澈,但眼底迸发出的坚定却透着杀气,“小,也是一种优势,不是吗?”

他跟着老爷去过西西里岛,虽然只到了港口,但那保护费是老爷要他去给的,当时,他才十岁。

是啊,老爷来欧洲往返两年了,这两年都是带着他。

他好用,聪明、年纪小,在很多场合里很容易让对方的警惕心降低——他去交保护费的时候,那帮黑手党的人连枪都没举起来。

“我的命本就是您救的,留在这,不如跟着章先生您出去,闯出一番天地来。”谢寻见章片裘没言语,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可能,说完这番话后,本跪着的他从地上爬了起来。

挺直腰杆,拱了拱手,“望章先生成全。”

章片裘看着谢寻,这个和自己六年级的侄子一般大的少年,因为阅历的不同,展现了令人惊愕的成熟和理智。

他犹豫了下,这少年说的话句句在点子上,眼下,无人可用。若只带李,万一有个什么……人多,肯定好些。再者,年龄小,的确是种优势,尤其是当事态不可控时,谢寻活着并报信的概率比成年人要大。

或许,自己的确不应该拿现代的少年去和他对比。

“我说一下西西里的情况。”章片裘说道。

在这一刻,谢寻猛地抬眼,眸子陡然瞪大,但立刻让自己恢复平静,他知道,章先生答应了。

“西西里,由于地理位置处于要冲位置,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西西里被希腊人、罗马人、拜占庭人、西班牙人、奥地利人,还有他们最讨厌的法国人都统治过。”

“这些统治者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一波接一波的,这就导致了西西里人根本不相信政府,只相信自己的家族。”

“而没有形成强大家族的,就依靠教父……教父,往往是黑手党成员,漫长的被侵略的历史,过于动荡的环境下,让他们有个特点:绝不空口威胁。”

这就意味着,别看那杰哥似乎喝得七荤八素,但他说出口的威胁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十天后,章片裘在西西里岛北面找不到另一个礼扎家族,得不到照片,那个杰哥一定会回来兑现他的狠言。

戏耍黑手党会有什么下场?

说到这,章片裘再一次看向李和谢寻。

想清楚了吗?

开弓可就没有回头箭了。

“是。”谢寻的声音依旧纤细但坚定。

“嘿!”李摩拳擦掌,兴奋极了。

桌子上的柠檬黄灿灿的,漂亮极了,这正是西西里岛运过来的水果,也是如今西西里最为盈利的项目,是黑手党发家的、争夺的、厮杀的圣果。

一只黑猫跳到了柠檬上,嗅了嗅。

章片裘想赶走它,下意识抬了抬右手,却不听使唤。

他得习惯自己右手废了,就像刚来到这个世界习惯接下来的岁月里,与在和平年代不同,伴随着大清国的倾覆所遭受的所有欺辱将无休无止,而他也的习惯,一样。

“滚。”章片裘低声道。

明明声音不大,黑猫却惊得立刻跳起,消失在了黑夜里。

上纵横小说支持作者,看最新章节

海量好书免费读,新设备新账号立享
去App看书
第23章 失策
字体
A-
A+
夜间模式
下载纵横小说App 加入书架
下载App解锁更多功能
发布或查看评论内容,请下载纵横小说App体验